首页>>尚风节日

尚风节日测试页9
尚风节日测试页尚风节日测试页尚风节日测试页尚风节日测试页
赫哲族的婚恋习俗
旧时习惯上,赫哲族人实行族外婚,基本上是父母包办的一夫一妻制。一般男子十七八岁、女子十五六岁即可成婚。早年婚姻仪式比较简单。赫哲族人早年盛行选婿的习俗,“比武招婿,能者娶姬”。男子十七八岁、女子十五六岁即可成婚。早年婚姻仪式比较简单。 赫哲族中选婿结亲没有门当户对的观念,不注意家境贫富如何,主要是以渔猎的劳动技术为其标准,所以有比武选婿之俗,如比叉鱼、比打猎、比划船等形式,看是否心灵手巧。至于定婚、聘婚也极为简单,“聘娶,男携酒壶入女家,先饮,后议银两数目,上者以绸缎羔皮代,次以布。女与父母俱允,即同宿一夕,再约期送女,不亲送。时有同妆妇女三四俱乘船至门前,步行入户,女即执酒敬客,客以布为礼,亦敬翁姑兄嫂。陪嫁用桦皮为筐筥木杓”。①清朝以后婚嫁仪式日趋繁琐,如其中新娘乘彩船、彩橇则是受汉族坐花轿影响的结果。迎亲之日,新娘穿上漂亮的婚服、花鞋,头发由单辫改梳成双辫,挽髻脑后,蒙上红头布等待新郎到来。新要向岳父母磕头,送上礼物如猪、羊、布匹等。岳父为新郎披上彩带。新娘要抱着上彩船或彩橇 转上一圈。新娘上彩船或彩橇要哭泣一场,以表离别思念之情。由于赫哲族多为包办婚姻,姑娘如被迫出嫁,也可借机当众哭泣,大唱《愁嫁歌》:“我的爸呀我的妈,我不嫁,我不嫁!”②表达反对包办婚姻,追求婚姻自主。婚礼一般都要在太阳出来时举行,以求吉利,象征兴旺。当彩船或彩橇到男方家去后,先由男方的老人向女方送亲人敬酒三杯。然后举行婚典,由族长或本族德高望重的老人主持,主持人手持用红布扎的芦苇束,主持拜天地、拜祖先等仪式,并向新人作些如“孝敬公婆、和气待人、勤劳持家”的训导。之后,入席喝酒,村里歌手以《祝福歌》致福,新人则敬酒答谢并逐桌敬酒。席散后新人拜认直系亲属及老人,装烟、倒水。最后,新郎要吃猪头肉,新娘要吃猪尾巴,表示永随丈夫。夜晚要共吃面条,表示夫妻情意绵绵、福禄长寿。新婚第二天一早新媳妇拜见过公婆和长辈后,就用陪嫁的斧子劈柴,挑水做饭。赫哲族还有用做饭、做菜等家务考媳妇是否聪明能干的习惯。另外,赫哲族人还换亲、抢婚、养童养媳、入赘为婿之俗。 赫哲族人中还流行夫死嫁其弟之俗。至于寡妇,只要给他死去的丈夫“撂”过了“梢子”(送魂),脱了孝服就可改嫁。其礼仪较为简单,不能举行结婚仪式。夫妻离婚,女子受到人们的卑视。 1949年以后,实行了自由恋爱,婚礼仪式也改变了,与满、汉等族相似。
独龙族的年节卡雀哇
“卡雀哇”节是独龙族欢庆新年的传统节日。过去,时间一般在农历冬腊月间,为期三天。没有固定的日期,每个家族都可以自由选择吉日过年。1991年,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根据独龙族人民的意愿,把每年的公历1月10日定为独龙族的“卡雀哇”节。 节日的第一天,妇女们一大早就把自己精心纺织的麻布毯挂在竹竿上,插在住房上方扫净的坡地上,以表示开始欢度新年“卡雀哇”。亲朋好友互相邀请,一起畅饮水酒、品尝佳肴,互相祝福。男人们把木碗抛向火塘上挂着的吊板上,以碗口朝天为吉,就这样一直欢庆到深夜才散。 第二天,全村人聚集到村头的一块空阔草坪上,举行最为隆重的射猎和剽牛祭天仪式。进行射猎仪式时,先用熟面捏出一尖顶圆柱体的象征物,代表兽神,然后用熟面食搓捏成动物的模型,摆在兽神周围,由祭师进行祈祷,祭毕,祭师就把各种模型抛向人群,由射手们任意射猎。独龙人认为射中什么,今年就会猎获什么,人们在鋩锣声中围成圆圈边唱边跳,热闹非凡。 节日里,最热闹最隆重的活动是“剽牛祭天”庆典活动。这活动有条件的村寨才举行。牛要成双。牛有时由一家献出,有时是大家凄钱买来的。进行剽牛庆典时,全村人聚到村里的一块草坪上,各家带上食物和水酒。主持年祭的家族长或祭师把牛牵入场中央,拴在木桩上,然后由一名妇女在牛角上挂上串珠,在牛背上披一床独龙毯,祭品摆好,祭师点燃松明和青松毛,面向东方叩头,口中念念有词:“今年我们把牛献给山神,希望山神保佑我们来年能猎到野兽,保佑我们丰收和平安”。祭词念完后,摘下牛身上的独龙毯和珠子,两个勇敢的猎手手持长竹矛,边跳边舞进到场中央,人们给这两位猎手敬酒,人们围成圆圈,敲响鋩锣,边唱边跳剽牛舞,两位猎手手持竹矛猛刺牛的腋下,直到牛倒地,人们大声为他们的勇士喝彩欢呼,之后,人们当场把牛肉煮熟,凡参加者都有一份,人们边吃边唱边跳,共祝节日快乐,来年平安。“卡雀哇”节在这种祥和欢乐的气氛中结束。 现在,独龙族除了过他们的传统节日“卡雀哇”外,还过春节。
嘉兴的礼仪习俗——丧葬
丧 葬 旧时丧葬礼仪极为繁琐,封建礼仪、迷信习惯兼而有之,特别是上层人家更为复杂,解放后基本破除。 送终、入殓、守灵死者临终前,子女近亲须随侍在侧,听取临终遗嘱,断气时急速为死者用准备好的“寿衣”更衣,有地位者用礼服,一般百姓也用新制的“寿衣”。死者咽气后,立即移尸中堂,用衾被遮盖,设为灵堂,备香烛供品致祭,点“长明灯”。灵床左右置草栅,子女匍匐哭泣致哀,在其地守灵。此时即筹办葬事,请迷信职业者阴阳先生作“批书”,计算死者所忌及“冲克”,以有所回避,并算出“回煞”之日,同时派人飞速向亲族报丧,或发送讣告。事先已准备好葬地的或有祖坟的,即勘定葬地,未定葬地者,请阴阳先生看风水觅葬地。如一时找不到合适葬地,大户人家也有停灵数年不葬的。死者殁后,遗体前设斋饭,孝子及近亲日夜相伴,称“伴灵”。在短时间近亲赶来以后,即将死者移入棺木,举行入殓仪式盖棺钉实,从此死者与人世相隔,称为“大殓”。大殓时,由子女捧尸入棺,请和尚念经,考究的要请寺庙方丈率十几个和尚诵弥陀经,并由方丈用锡杖推棺盖盖棺。封棺时,由死者子孙用缀彩绸的钉子按次序敲钉钉棺,此钉名“子孙钉”。富家在棺中置锦绣被褥,金银财物和死者生前喜爱之物随葬,置石灰木炭于棺底防潮,有的还放松香。贫者则简朴收硷。入殓后,孝子及亲属仍日夜守灵,并请和尚尼姑日夜诵经,为死者超度。 吊丧一般人家在死后三日内,亲友闻悉当即前来吊唁,并送丧仪(钱)或挽联、挽幛即绸缎被面,原为衬托挽联(词)的载体,近代演变为单送被面。有的人家则确定开吊时间,接受吊唁。一般都发书面讣告,报纸兴起后亦有登报的,均说明某日开吊。有的讣告附有死者传记和孝子的哀启,近代有些还制铜版印死者遗像、名人悼词和遗像。开吊之日,丧家高搭彩棚,彩棚名“厂”,有“辕门”悬灯,书丧家姓氏堂号,门上有黑白彩球,名“魂球”,棚内灵堂前又扎成内门,有人站立襄礼。棚内挂满挽联、挽词和挽幛,灵堂内停棺,挂遗像、设灵幡。凡吊客致门,奏乐相迎,至灵堂前有人高声呼报,吊者行礼,孝子答谢。然后吊客返大棚休息或辞去,或入宴。开吊治丧,丧家有办事班子,分别有人负责招待客人,办理宴席。阔气人家设长流水席,吊客礼毕入席用餐,一天不断。客人送礼,专门有帐房收受登记。明清时,有些寺庙也送整桌祭品上供。在开丧的前后(一般五七天),每夜有和尚念经拜忏,内宅有尼姑诵经。并请道士作法事,驱邪赶鬼,整夜喧闹,称为“闹灵”。迷信活动还有“接路头”,由阴阳先生把小蜡烛自宅内插到最近的河埠上,说是照明死者西归之路。另外还要向寺庙去“报度碟”,把死者的名字报入寺庙名册上,寺庙为之立长生牌位。海宁盐官地区则有送亡灵“归宗庙”旧俗,由孝子和家属往土地庙行礼,送死者前去报到。开吊最后一日,举行最后家祭,名“烧楮”,近邻好友也参加,意即与死者告别。一般情况,开吊后即送葬,但也有长期停棺在家不葬的。有的因墓地未修治好,有的另有特殊原因。据儒教礼法,死者须长时期停灵在家,所以大户人家不以停棺在家为忧。 送葬嘉兴又叫“出殡”、“出棺”、“出丧”,即送棺入土埋葬。按:嘉兴在元代及明前期,贫苦人家原盛行火葬,多送棺至南门外(其地今已不明)火化,明清封建统治严密,对火葬抨击禁止,以致火葬逐渐绝迹。明清至民国时期,大户人家送葬铺张奢侈。送葬时常制纸扎的大批具器、动物、神灵纸佣。一般由举旗幡、持具器、纸俑者前行,有乐队奏乐,和尚道士伴随,然后是抬运棺柩和家属及送葬的亲朋。队列中最引人注目的“三亭”,谓之大“件”。“神亭”张挂死者画像或照相;“魂亭”置死者的牌位;“香亭”点燃香烛,均有人高抬行进。纸制或布制的“神兽”麒麟体内置纸制的银锭,行进中沿途抛洒,名曰“麒麟买路”。随其后,有大型纸制“方相”(传说中的神人)两个,高达丈余,以车推载,名“开路先锋”,各种纸制的狮虎象豹,箱柜床几无不具备,络绎不绝。彩旗彩伞及彩牌相继而行,丝竹音乐不断吹奏,并与和尚道士的铙钹相和。近亲均着孝服,随魂亭前进。魂亭后即为棺木(名灵柩),大官棺外有椁,一般大户也有绣花罩。明清时,孝子都披麻戴孝,提哭丧棒弯腰行进,有的棺后设孝帏以白布围之,孝子居其中,四人相扶,不使人见。女眷乘藤轿,亦挂白,名“白轿”。女轿中哭声不断,有的丧家专门雇妇女来号哭。至葬地,放棺入墓穴(墓穴有用砖砌或石砌的,多用三合土或石灰涂好),盖穴,致祭,封土,焚随葬物,送葬者先回,家属续回。嘉兴大户人家的墓园均有专人管理,多为当地农民,与主人称“坟亲”,有的来往还很密切(见沈景英著《亦云回忆》)。有些外地人士须运棺回乡归葬的,多暂寄于会馆中,也有停柩日久年远的。  贫苦人家下葬多简朴,亦无砖石墓穴,封土成坟。清代及民国时,有的地方(海盐)在坟顶种一棵万年青,插一个铁钉,放一枚清代顺治年间制钱,谐语“万年长青”,“人丁安顺”之意。 浮厝嘉兴农村大型墓园极少,有些人家在田边就地起坟,郊区、嘉善一带棺材不下葬,浮居于田间地头者更多,为嘉兴葬式一大特点。其好处是坟墓占地少,其坏处是有碍卫生。此俗由来已久,南宋时,北方士民流离江南,死后停棺不葬,期望收复中原后回乡安葬,后相沿成俗。明清以来,本地土地利用率高,农家为节约土地或无自有土地作葬身之地,因之停棺不葬,将棺材砌白墙,盖瓦,似小屋状。停棺年久,棺木腐朽,亲属乃收拾遗骨装入瓷甏(称骨殖甏)埋入土中。解放初,农村中浮厝尚多见,后通过爱国卫生运动和农村集体化扫除掩埋,此现象已稀见。 旧时婴儿天亡,乡俗用绵裹其尸,悬于桥下或临水的树上,任其风吹雨淋,谓之“风化”。久则堕于水底,说是“骨落则投生”,在“树蒲头(根)上脱壳”。 吃豆腐饭一般人家在丧事完毕后,设饭看谢亲友及帮助治丧者。旧俗菜肴必备豆腐,称吃豆腐饭。近时仍保留此风俗,在家中或到饭店中包席,与一般酒宴无别,不限于吃素。 做七从死者断气时算起,满七日为“一七”,逢七日丧家必于灵堂设供祭拜,至“五七”最为隆重,旧时有“放焰口”、“上座亭”等仪式。至“七七”称“断七”,转入正常悼念,迷信者认为死者灵魂已远去,近时,死者灵堂多于断七后撤除。 回煞迷信者相信死者灵魂于死后近期要回家一次,由“眚神”引导。其回来日期请迷信职业者阴阳先生算定,这天称“回煞”,也称“接眚”。当日晚间要吃蒸馄饨,俗称“接眚馄饨”,对近邻亲友则送状元糕,叫“接牌糕”。近时,城乡人家仍保持丧后向送葬者送糕习俗,都在送丧之后当时分送。 家祭与撤灵明清时死者殁后,家中设灵台、灵座,每日点油灯,供以茶饭。孝子数月不能理发,亦不能穿丝绸,衣摆不缝,称为服孝。逝世百日、周年及清明、中元、冬至等节都要祭拜,有的人家还要请和尚“拜忏”。灵堂要设三年,三年满才撤除,灵亭灵台焚化,孝子换下孝服穿上正常服装,名“脱白”。是时丧家宴请亲友,治丧才最后结束。现代人家于断七后就撤掉灵台,丧期告结束。逢忌日和重要节日也有家祭的。  解放后,城乡移风易俗,丧葬迷信铺张的旧俗,特别是在城镇已基本破除。一般治丧从简,火葬已经普及,厚葬、停葬之风不复存在。遗体“火化”后,骨灰存于摈仪馆或由家属带回家中,多数隔些时日葬于公墓。农村则将骨灰埋于自留地或山上,有的立碑标志。国家工作人员和职工亡故,多由单位主持,在殡仪馆开追悼会,举行告别仪式,并致悼词,介绍生平事迹,单位和亲友送花圈或送挽幛表示悼念,然后火化。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士按规定在报纸上发讣告或报道逝世消息。近些年有些追悼会规模过大,悼念趋于程序化,社会舆论已提出一般不开追悼会,治丧从简。民间丧俗中,迷信成分有抬头之势,有的恢复土葬,造坟占用土地,治丧收礼,大操大办,请和尚诵经的现象又恢复,有的放和尚诵经的录音带代替。
畲族的婚恋习俗
畲族婚姻普遍实行一夫一妻制。一般同姓不婚,都在本民族内部盘、蓝、雷、钟四姓中自相婚配。由于姓氏少,加上居住分散,故同姓不同房的或五辈以外的也可以通婚,但比较少见。昔日,畲族青年男女婚前有恋爱的自由。一般通过对唱山歌来选择伴侣。过去一般都是早婚,在14—15岁就开始结婚,最迟不超过17—18岁。20岁以上结婚的为极少数。虽然畲族青年男女有恋爱自由,但结婚还须征得父母的同意。若父母不同意就自行结婚,会遭人议论。畲族的婚姻,包括婚嫁、招赘、再嫁等。 婚嫁 明、清以后由于受汉族的影响,畲族婚嫁的一整套繁文缛节,同汉族大体一样,从物色对象到完婚,基本体现了汉族问名、纳吉、纳采、纳征、请期和亲迎等婚姻六礼。不过因时代的不断变化而简化为提亲、定亲、报日子和迎亲。畲族现尚存的“作表姐”、“作亲家伯”婚俗颇有特色。“作表姐”即闽东一带快要出嫁的姑娘应舅父之邀到外婆家作客(即“作表姐”)。姑娘在外婆家受到几天的隆重接待后,她的母亲以糯米糍粑感谢大家,然后带女儿回家,等待出嫁。“作亲家伯”,是流行于闽东、浙南畲族地区的一种迎亲习俗。结婚前二天,男方派遣一位好歌手——“亲家伯”(浙南称“赤郎”和“行郎”)偕媒人送彩礼到女家“叫亲”。到女方家后主要以唱歌增添喜庆。 招赘 畲家只有女儿而无儿子的家庭,多行招赘,畲族中男到女方落户比较普遍,甚至有少数人家把女儿留在家里“招儿子”,而自己的儿子反而给别人家当儿子。畲民若是家庭土地较多、房屋较宽敞,虽有儿子亦把女儿留家招赘;若地少难分、屋窄难居,为了维持家庭土地,数子不能全留在家中,往往把长子外的数子外出作赘婿,若父母溺爱某子,亦可把他留下,把其他儿子赘出去。女婿上门按例必需改姓,特别是汉人入赘者更要改 姓,孩子从母姓;族谱载:“无子而产育有女者,即将其女留家招赘,入赘为嗣,此是祖宗血脉,有所遗留也,可入正系图派矣。”对上门女婿不予歧视,其家庭地位和财产继承权都是平等的。招赘时,女方还要给男方送礼或给一定数量的钱,作为赡养男方父母的养老金。婚礼仪式与娶媳妇基本相同。不同的是女婿上门多为步行,也很少有嫁妆。有的地方女儿招赘,继承财产,养老送终,所生儿子两家对分,长子从父姓,次子从母姓。婚后倘有他故,不愿在女家过活,允许出走,出走前需付一笔双老赡养金。 续娶与再嫁 畲族男子中年丧妻一般都要续娶;畲族亡夫的寡妇也可再嫁。但其仪式已不如娶一次(或嫁一次)的隆重。尤其是寡妇再嫁多少有些卑视。 历史上畲族尚有“抢婚”、“姑换嫂”、“对婚制”、“服务婚”等婚俗。畲族过去同姓如结婚,外村人可以来抢婚。例如甲村姓雷与姓雷的结婚,则乙村姓钟的可以把女的抢回,与其本村未婚男子结婚。这种抢婚现象在1949年前曾发生过。寡嫂与叔叔不得结婚,认为“大哥为父,大嫂为娘”,结婚是不合理的,不但本村老人反对,而外村同族的人也可以抢婚。“姑换嫂”,即以亲妹妹跟对方换娶妻子。“对婚制”,即多男子之家,以男子与多女子之家互相对换,一方受女为媳,一方得男为赘婿。“服务婚”,即贫苦之家的男子无力娶妻,往往到女家做工三年,以工资报酬,抵还聘金,三年期满,携妻返家。 1949年以后,畲族地区实行新婚姻制度。
土族的丧葬
土族的丧俗因地而异,互助地区的土族除对死亡的小孩行天葬外,一般行火葬。民和地区的土族除对非正常死亡、产妇和夭折的小孩行火葬外,都行土葬。大通、天祝一带的土族,部分实行土葬。 土族人家死了人,通常要在家里停尸三至七天,然后举行葬礼。期间,要请喇嘛念经三天超度,请本村的老人念“嘛尼”。一般是每户请一人,每晚念毕“嘛尼”,丧家都要请吃一顿饭。吃时,先敬馒头、油炸馍、茶,之后,每人一碗油炒面,最后,才吃饭,土族语称作“格茶”,汉意为“善茶”、“舍施茶”。丧礼的最后一天,亲戚朋友来亡人灵前吊唁,献哈达、献馒头一副十二个。之后,进行送葬。 实行火葬的土族,人死以后,先脱去衣服,说是“精肚儿来,精肚儿去”。然后在尸体僵硬前,使其成为母腹中胎儿的蹲坐状,双手合十而握成拳形,两拇指撑于下颌骨,一般用五寸宽的长白布条捆住,披上斗篷式的“布日拉”即丧服,下围布裙(老年人用黄布做,年轻人用白布做)。人死的当天晚上请喇嘛占卜葬期,请本家等商议治丧事宜,向亲友报丧,布置灵堂,请木匠制作灵轿,土族语称作“斡东”,即木制轿式寿材,是旧时土族火葬所用的葬具。人们认为死者火化的速度越快越好,火化的快,说明死者无事扯心,上西天成佛去了。火化后,丧家还要给送葬的人散点零钱,并请他们到家喝茶吃饭。服丧期不能穿戴有色彩的衣帽,姑娘的红头绳换成绿头绳,或拴一点白羊毛。吃素食,不打家禽家畜,当年或三年内不得贴春联、钱马,当年亦不得走亲访友。 实行土葬的土族,人死后用棺木装殓。馆木多用松木或柏木做成。式样与汉族相同。葬时,请喇嘛念经,埋入坟地。此外,旧时民和一带的土族,在挖墓穴时,孝子先在选定的墓穴处划一“十”字,然后向本村掘墓人跪拜。挖偏洞时,掘墓人要以酒祭奠土地神。挖好墓穴,孝子先察看一下穴内,并用孝布擦拭一番。挖墓穴用的铁锹等工具,不能肩扛回家,只能将此等工具头俟地拖回去。出殡时,全村各家门口都要点燃一堆火,以免亡灵游弋。葬后,众人回家时,要在大门口放一盆水、一把刀,洗手后方可入家门。同时,还要在大门口点燃一堆火,以禁阴灵入内。有的土族地区对夭折的婴幼儿实行天葬。此外,在民和土族中还有将夭亡的婴幼儿投入黄河中的,谓之水葬。
苗族的民族节日--姐妹节
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日开始接连3天,是贵州省清水江畔苗族的传统节日----姐妹节。姐妹节的最大特色就是要吃姐妹饭。 在贵州苗族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相传很早以前,清水江畔是苗族姐妹们的世界,在那里住着几十个聪明、勤劳、美丽的姑娘。她们丰衣足食、生活愉快,美中不足的是那里比较偏远,来的人少,所以她们早已成人却都未出嫁成婚。经过商量,她们决定大家准备好饭菜,举行一次聚餐,邀请四邻八寨的苗族小伙子前来与她们一起唱歌跳舞。到了吃姐妹饭的那天,远方的小伙子来了许多。姑娘们殷勤地招待他们,小伙子们也拿出了他们的本事,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又是吹葫芦笙,还进行斗牛、赛马,真是热闹极了。临别时,姑娘们用自己绣的帕子包上糯米饭,送给喜爱的小伙子。高兴而归的小伙子们,过了几天又来到姑娘们的村寨,说是还帕子,实际上带了许多姑娘们喜欢的小礼物表达谢意。从那以后,他们经常来往,互相了解建立了感情,不久姑娘们都找到了自己喜爱的人……从此吃姐妹饭、过姊妹节的习俗,便一代一代地相传下来。现在它已不仅是妇女们的节日,而且是清水江畔苗族人民,特别是青年男女的共同节日。节日的前一天,每户苗家的姑娘都要为做姐妹节吃的姐妹饭,上山去采野花和野果。远方来的小伙子陪姑娘们上山,帮助采野花野果,在活动中他们互相有了了解。 姑娘们做姐妹饭,是将采来的野花野果浸出颜色,用来把糯米饭染成红的、黄的,蒸熟后,糯米饭五颜六色、晶莹透亮,既好看又香软可口。过节那天,家家都吃姐妹饭。姑娘们的心意也都藏在了这姐妹饭里。:姑娘们用手帕或篮子装好姐妹饭,送给两天来陪伴她的小伙子。小伙子打开饭包,如果姐妹饭上放着一对红筷,表示姑娘喜欢他,愿意与他交朋友;如果只有一支筷子,是姑娘婉转地暗示小伙子,不要再单相思了;如果姐妹饭上放着辣椒、葱、蒜,则表明姑娘不喜欢他,知趣的小伙子就该转移目标了;如果姐妹饭上放着树叶和松针,那是告诉小伙子至少还有希望,小伙子应该买些绸缎或丝线送给姑娘,加强联系和了解。 吃过姐妹饭,姑娘们穿着节日盛装和小伙子们一起看斗牛、斗雀,唱歌跳舞,吹芦笙、敲木鼓。暮色降临后,江边草地、沙滩、树林,到处都是青年人的天下。他们相聚唱歌谈情,一支支婉转动人的情歌悠然飘出,一颗颗充满爱情的心悄然传送,人们尽情地欢乐,往往通宵达旦。
鄂温克族的婚恋习俗
1949年前,鄂温克族的婚姻为一夫一妻制,尚保留有氏族外婚及姑舅表婚的特点,婚姻只能在不同氏族之间进行,同一氏族内禁止通婚。他们也与蒙古、鄂伦春、达斡尔等族通婚。而鄂温克族与达斡尔族相互通婚的历史较长,也很普遍,有人是世代通婚,被称为“亲属民族”。 在陈巴尔虎旗的鄂温克人中尚保有“逃婚”习俗,互恋的青年男女决定结婚日期后,女方乘黑夜逃至男方所搭的“仙人住”里,由候在此处的老妇把姑娘八根小辫改梳成两根,即成为合法的婚姻。 鄂温克族的传统婚俗一般都有说亲、订婚、纳彩礼、结婚四个阶段,男方往往要耗费很多钱购置礼物,结婚前,男方的住“包”,须搬到女方“包”旁。结婚这天,男方应带一只羊和酒,到女方去作客,并举行宴会。女方宰一只羊招待,并给新郎换身新衣。家境好的人家到还送给新郎一匹专骑和全套鞍具。这一切完成后,新娘坐上篷车(带篷的马车),由同姓已嫁妇女陪送去新郎家,新娘绝对不许人看,到客人散去,才出来和家人见面。女方的陪嫁一般有新娘的四季衣服,篷车一辆,还有牲畜、各种用具等。婚礼结束,陪送新娘的妇女留下一人,小住一宿,以便帮助、指导新娘处理一些新婚事务。 过去鄂温克人盛行早婚,小女婿的现象尤为严重;离婚与改嫁都不为当时的伦理道德所认可。鄂温克人虽是一夫一妻制,但个别有势力的富裕户也有娶两个妻子的,也有因没有子嗣而再娶一妻的。因而形成实际存在的一夫多妻现象。还有一种因转房而造成一夫多妻的,即兄死后,已婚的弟弟必须纳寡嫂为妻。但弟死后,兄不能娶弟媳。 1949年后,人们的旧的婚姻观念逐渐改变,自由恋爱、一夫一妻得到了真正而广泛的尊重。
壮族的蛙图腾与蚂节
同许多民族一样,壮族也曾普遍存在过图腾崇拜。其图腾物像种类很多,如太阳、月亮、星星、雷电、鳄鱼、蛇、犬、牛、虎及榕树、竹、木棉等。蛙类也是其中之一。 蛙最早是壮族先民瓯部落的图腾,春秋战国时代,在西瓯人中已占据保护神的地位。直到近现代,一些地方的壮族人对蛙仍然敬若神明,认为它是雷王公子,被作为天使派到人间来的。所以壮族先民铸造的铜鼓鼓面上常有蛙的立体雕塑,东兰、巴马、天峨、凤山等地还保留有祀蛙的“蚂节”。 “蚂节”也称“青蛙节”、“敬蛙节”、“蛙婆节”等。“蚂”为方言,即“青蛙”。节期在农历的正月。正月初一一大早,人们便奔赴田野,拔草翻石,四处寻找冬眠的蚂,第一个找到者被尊为“蚂郎”(即天女之婿),并成为节日的首领。人们把蚂拐接回村,装入“宝棺”(即竹筒),放入花楼(彩色纸轿),送往蚂亭(凉亭)。从这一天开始至正月二十五左右,白天由孩子们抬着花楼宝棺,游村串户,唱古老的《蚂歌》。晚上全村男女老少聚集凉亭为蚂守灵。人们敲起铜鼓,欢歌劲舞。 从二十五日起,各村先后葬蚂。在埋葬蚂前,还要打开上一年的蚂宝棺验看。如果尸骨呈黑色或灰色,便认为这是年景不佳的征兆,人们立即焚香叩头,祈求新蚂上天后务必多多关照。而若呈金黄色,则是风调雨顺的吉兆,顿时,欢声雷动,铜鼓、地炮齐鸣。在欢乐的气氛中,人们将新蚂拐安葬。之后,蚂郎要邀请各家的长者一起聚会,欢庆蚂顺利上天。晚上,全村人还要通宵达旦地歌舞狂欢,共庆蚂节的结束。
丧葬——丧服仪式
在所有的这些丧葬习俗中,丧家必须穿戴丧服。 在丧礼中,晚辈给长辈穿孝主要是为了表示孝意和哀悼。这本来是出自周礼,是儒家的礼制,后来,又被人们引申成为亡人“免罪“。每个家族成员根据自己与死者的血缘关系,和当时社会所公认的形式来穿孝、戴孝,称为“遵礼成服“。 两千年来,汉族的孝服虽然有穿承和变异,但仍然保持了原有的定制,基本上分为五等,即:斩榱、齐榱、大功、小功、缌麻。 第一等叫“斩榱“,是五服中最重要的一种。“榱“是指丧服中披于胸前的上衣,下衣则叫做裳。斩榱上衣下裳都用最粗的生麻布制成的,左右衣旁和下边下缝,使断处外露,以表示未经修饰,所以叫做斩榱。对“榱“的解释,就是指不缝缉的意思。凡诸侯为天子、臣为君、男子及未嫁女为父母、媳对公婆、承重孙对祖父母、妻对夫,都要穿斩榱。 次重孝服叫做“齐榱“,是用本色粗生麻布制成的。自此制以下的孝衣,凡剪断处均可以收边;下摆贴边都在砸边际。孙子、孙女为其祖父、祖母穿孝服;重子、重女为其曾祖父、曾祖母穿孝服;为高祖父、高祖母穿孝服均遵“齐榱“的礼制。孙子孝帽子上钉红棉球,长孙钉一个,次孙钉两个;余者类推。孙子媳妇带三花包头,插一小红福字。未出嫁、且未梳头的孙女用长孝带子在头上围一宽榱,结于头后,余头下垂脊背,头上亦插一小红福字。孙子、孙女的孝袍子肩上钉有红布一块,有的剪成蝙蝠、有的剪成其它图案。按亡人性别,男左女右。谓之“钉红儿“。 重孙子孝帽子上钉粉红棉球,亦长孙钉一个,次孙钉两个;余者类推。孝袍子肩上钉有红布两块,亦男左女右。谓之“钉双补丁儿“。元孙肩上钉三个“钉丁儿“。 “大功“是轻于“齐榱“的丧服,是用熟麻布制作的,质料比“齐榱“用料稍细。为伯叔父母、为堂兄弟、未嫁的堂姐妹、已嫁的姑、姐妹,以及已嫁女为母亲、伯叔父、兄弟服丧都要穿这种“大功“丧服。 “小功“是轻于“大功“的丧服,是用较细的熟麻布制作的。这种丧服是为从祖父母、堂伯叔父母、未嫁祖姑、堂姑、已嫁堂姐妹、兄弟之妻、从堂兄弟、未嫁从堂姐妹,和为外祖父母、母舅、母姨等服丧而穿的。 最轻的孝服是“缌麻“,是用稍细的熟布做成的。现在大多用漂白的布做成。称为“漂孝“。凡为曾祖父母、族伯父母、族兄弟姐妹、未嫁族姐妹,和外姓中为表兄弟、岳父母穿孝都用这个档次。 可见传统礼仪是根据丧服的质料和穿丧服的时间长短,来体现血缘关系的尊与卑、亲与疏的差异的。 五服之外,古代还有一种更轻的服丧方式,叫“袒免“。在史籍中记载:朋友之间,如果亲自前去奔丧,在灵堂或殡葬时也要披麻;如果在他乡,那就“袒免“就可以了。袒,是袒露左肩;免,指不戴冠,用布带缚髻。 到了近现代的时候,中国的丧葬习俗受到西方的影响,丧服有了很大改变。通常是在告别死者、悼念亡魂时,左胸别一朵小黄花,左臂围一块黑纱。有些妇女死了亲人在发际插一朵白绒花。这些象征的志哀方式,比起古代丧服,要大大简化了。
哈尼族的民族节日--姑娘节
云南省元阳县碧播山一带的哈尼人,每年农历二月初四要欢度别开生面的姑娘节。 这天,鸡还未叫,男人们就要首先挑回一担水,天麻麻亮时,再砍回一捆柴,接着,就生火烧水,把洗脸水恭恭敬敬地端给慢腾腾起床的妇女。然后,男人们煮饭、洗菜、剁猪食、洗碗筷、带小孩,妇女们则悠闲地坐在一旁,或做点针线活,或指挥男人做这做那。未出嫁的姑娘们,则连针线活也不做。 午饭后,男人们急忙赶到寨中的公共娱乐场所去,按习俗,先到的为勤劳者,后到的为懒惰者。小伙子们向情人借来女式新衣新裤,打扮成姑娘的样子,在欢快的弦乐声中翩翩起舞,直到太阳偏西才回家做饭,继续服侍妇女到深夜。 姑娘节相传起源于一个古老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四面环山、山拉泉潺潺、林木葳蕤的碧播寨,有个生得比金竹还标致的姑娘,名叫悠玛。悠玛与英俊彪悍的青年猎人戛期相爱。但是,那时哈尼姑娘的婚姻要由土司头人和父母作主。悠玛的父母把她许配给了白土司的独眼儿子。悠玛为此痛苦极了,她决心以死来表达对爱情的追求。二月初四这天,悠玛独自去薅勾勒山上砍柴,遇到了同村和邻村的三个姑娘。悠玛向她们诉说了自己的不幸遭遇,引得三个姑娘痛哭不止。原来,她们也是婚姻上的不幸者。四个姑娘忘了砍柴,也忘了回家,在山顶上互诉苦衷,愈诉愈愁,愈诉愈悲,就一起跳崖自尽了。 悲剧发生后,哈尼人觉得再也不能干涉姑娘和小伙子们的婚姻了,特别是对姑娘,更应该给她们选择意中人的权利。为了告诫后人,哈尼人就把每年的二月初四定为“姑娘节”,以表示尊重妇女和尊重婚姻自由。 现在,这一带的哈尼族男女青年自由相爱后,就自己选日子结婚,不要彩礼,也不办酒席,用杯杯香茶招待前来祝贺的宾客。
病态婚俗之童养媳
童养媳 童养媳是传统中国颇有特色的一种婚俗。它是指有儿子的家庭,抱养人家的童女为养女等到儿子与养女达到结婚年龄,使他们完婚成亲。 此风俗在我国古已有之,古代帝王曾选择聪明美丽的幼女入宫,等到她们长大成人之后,或者为自己的嫔妃,或者把她作为礼物赐给子弟,实际上是先养后御。《三国志》中关于童养媳的记载是:该诅国女,至10岁,婚家即迎之长养为媳。宋代之后,这一风俗便开始盛行,从帝王之家普及于百姓。 山西主要是在一些山村贫寒之家,不能如礼者,亦间以幼女送男家养之,也有以男赘女家者。(光绪:《翼城县志》) 童养媳的婚俗,不仅为那些买不起婢女们的小地主开了方便之门,也为那些支付不起婚嫁礼的贫寒之家,能够续继香火,增补劳动力找到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 然而,为此种风俗奉献出自己青春祭品的,便是那些可怜的童养媳。 在元曲《窦娥冤》中,有一个小生窦天章,因时运不济,家破人亡一贫如洗,只剩下小女孩瑞云,为了偿还欠蔡婆婆的40两银子,只好把年仅七岁的女孩瑞云,送给蔡婆婆作童养媳。这个哪里是做媳妇,分明是卖与她一般。 一买一卖,道出了童养媳婚俗的实质。它是贫穷与财婚两相结合的产物。民间多是由于经济原因,在姑娘很小的时候,男孩的父母便领养了她。未来的婆婆似乎理所当然地有权处置她,干活在前,吃饭在后,往往备遭虐待,无人理睬。从有关童养媳的民歌中,我们可以看到她们痛苦的呻吟:小枣树,摇三摇,童养媳,真难熬,熬住公公熬住婆,脚蹬锅牌手拿着杓,喝口米汤也舒服。 小小女孩尚未成年,压根儿不知道何为夫妻、何为妇道,就做了童养媳。小媳妇一进婆家门就过早地埋葬了她的童年,她的青春和爱情。 一般情况下,作为童养媳的女孩子总比男孩大几岁,大媳妇可以代替婆婆带养自己的小丈夫,白天穿衣吃饭,晚上撒尿拉屎,还可以上田间劳动,在家中伺候锅碗针线,充当如同奴婢一样的劳动力。 如此收养进门的小媳妇,在家庭地位上有些暧昧,她并不能与自己的小丈夫同床。结婚之前,她有点象家长的女儿,或者是姐妹。可事实上,她又是以未来的儿媳身份进来的,公婆一般也把她看作自家未过门的媳妇,童养媳的身份,法律并无明文规定,一般也只有定婚之效力,在身份上还没有同夫家发生亲属关系。 童养媳与小丈夫显然是由两性而联接的婚姻关系,他们之间的性关系曾引起许多研究者的兴趣。青梅竹马用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恰当的。国外研究者认为,童养媳与其小丈夫自小在一个家庭中生活,彼此之熟悉很容易形成一种姐弟情感。显然,姐弟情感与夫妻之间的恋情有着本质上区别,即两性关系与非两性关系。其结果是造成俩人婚后性生活的冷淡,一个明显的例证就是童养媳日后的家庭子女较少。 我们且不论这种状况是否真实,但童养媳的婚姻的确是非正常的,是一种病态。过去,有的地方还有的人家未生儿子之前便抱养子媳以待之,俗称等郎媳。人们相信,等郎媳可以使那些没有子嗣的家庭能因此而等出个儿子来。 在正常情况下,童养媳结婚称为圆房,当然,童养媳即非为妇,所以虽寄养婿家,其身份犹如凡人,如果婿家有变故,仍可以回母家,婿家不能强留。 童养习俗的产生主要是经济原因。在买卖婚盛行的时代,男方非有聘礼不得娶,女无嫁妆不得嫁。男子娶新娘要花费大量钱财,相比之下,付出一笔不大数目的钱财,不仅可以省去很多花费,而且可以增加一个劳动力。对于女方来说,以女儿为童养媳者,大都是贫困已极被迫如此,与其卖女出手,还不如去为童养媳。当然,为了得到真正的处女,确保新娘的纯贞,也是一个因素。 童养媳的婚礼要比明媒正娶简单的多,多受到社会舆论的蔑视,而童养媳自身也由于非明媒正娶而自感形秽,无论从社会及家庭地位还是世俗观念上,都是低人一等的。
撒拉族的婚恋习俗
20世纪80年代前,撒拉族的婚姻制度有自己的特点。首先,曾实行过严格的外婚制。外婚制表现在两个方面:氏族外婚和异族婚,现在仍可看到其遗迹。同一阿格乃(家族)内的男女,严禁通婚。同一孔木散(相当于氏族或宗族)之人,过去也禁止婚配,后来禁忌松驰,允许通婚了。 外婚制的另一个表现形式是异族通婚。这一婚姻缺席是由于各民族杂居而形成的。撒拉族自元代迁至循化后,与回族、藏族等民族共同生活,由于本族人数较少,且血缘关系较近,因而不得不与外族通婚。与之通婚的民族主要是回族、藏族和汉族。据民间传说,撒拉族先民向藏民求婚。藏族同意他们的要求,因宗教和风俗不同,提出一些通婚条件。经过协商,达成协议,允许撒拉族男子娶藏族女子为妻。后来,撒拉族与藏族的婚姻关系一直延续下来。 回族和撒拉族都信奉伊斯兰教,生活和风俗习惯有许多相似之外,因而相互通婚的也不少。其次,多数家庭为一夫一妻。根据伊斯兰教教规,多妻家庭毕竟是少数。 撒拉族有早婚的习俗。男女少年便承担婚嫁的“非尔则”(神圣的天命)。直至1988年,据三个撒拉族村15442人的调查,早婚者占30.64,其中女性占43.62。早婚现象仍较为普遍。撒拉族通行早婚的原因主要由于受伊斯兰教的影响;二是撒拉族人口少,想通过早婚,加快人口增长速度。 男子有“口唤”离婚的特权。结婚后,男子如果对妻子不满意,只要说三声“我不要你了”,就算宣布离婚。而女方则无此权力,男子提出离婚,补偿女方一定数量的钱物即可。“口唤”离婚后,女子必须马上离开男家。双方都有另婚之权,男方没有时间限制,可随后娶妻;而女子必须等待半年或数月,断定无身孕后方能再嫁。如怀孕在身,所生孩子要归男方,女方无权养育。 20世纪50年代后,旧在婚姻制度被废除,不良的陋习已逐渐被抛弃。
京族的婚恋习俗
1.择偶 京族实行一夫一妻制。京族的传统婚姻绝大多数是在本民族内部通婚,与邻近的汉、壮民族通婚的很少。一般同姓不婚,严禁姑表婚,若有违反,必将受到族规的制裁。青年男女的婚姻,大都是由父母包办,即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些家庭为了劳动力的需要,或招婿上门,或买童养媳(长大后“圆房”)当然,男女自由恋爱也是有的,由于平时经常集体“做海”,特别是在“哈节”这种盛大的传统节日里,青年男女欢聚游乐,相互酬唱,从而彼此间增进了解,建立感情,以至谈情说爱,但是,不论男女恋情有多深,最后还是要得到父母的认可,并通过“蓝梅”(京语,即媒人)出面,按一定的礼仪程序行事方能结合。 2.订亲 在京族人看来,订亲就是订下终身大事。一门亲事一订下来,一般不会轻易反悔。因此人们对订亲十分慎重,其礼仪也相当复杂,大致过程是:(1)合“年生”。取男女双方的年庚去给算命先生占卜,看命是否相合可以婚配。若相合者,就把女方的年庚留下来;若不相合者,则交媒人退还女方家。(2)定彩头。将留下来的女方的年庚置于祖宗的神案上,以验其征兆,期限有三天七天不等。在此期间,若家里有人患病、家畜死亡或碗碟碰烂等不如意的事情发生,便认为不吉,得把年庚退还女方;若平安无事,则认为吉祥,得到了祖宗默许,便可婚配。(3)报命好。定彩头获吉利后,就请媒人向女方家报讯并议聘礼。所议的一般是酒、米、猪肉、鸡和身价钱的多少。然后男方家把聘礼送给女方家,从而确定了这门亲事。 京族的这种订亲方式及其过程,显然,是受汉族封建婚姻礼俗的影响而形成的。按其本民族民间所流传的订亲方式,倒是另一种极其简便而有趣的做法,即“蓝海”传歌对花屐。“蓝梅”作为桥梁或引线,为男方和女方两家传歌送屐(每方一只),若双方相互递送的彩色本屐合起来正好是左右配对,就认为是有缘分,是天意的,可以结合;若不配对,就认为命相不合,相聚无缘。这种做法,完全听从神灵的裁定,相信命运的安排。 3.迎亲 迎亲是京族婚姻最隆重的仪式,其过程如下:(1)送日子。男家在迎娶前一月或数月,择定“开容”和接亲的日期,用红纸列单,由媒人送至女家。若女家认为婚期过于急迫,便退回日子单,由男家另择日再送;若女家同意,则将日子单留下,准备完婚。(2)哭朝。新娘在出嫁前三天或七天就开始哭嫁。一哭叹父母,诉说父母的养育之恩;二哭叹叔婶兄嫂,诉说他们平日给予的教育帮助;三哭叹同伴姐妹,诉说友情和惜别。(3)开容。新娘在出嫁的前一天,由一位夫妇双全、有子有女的妇女,在堂屋用红线为她夹去面部的汗毛,并涂上脂粉,意为从此要以新的面容为人妻做人媳了。(4)认亲。接亲的前一天(或当天),新郎前往女家正式“认亲”,拜见岳父母,拜见时要取半跪式,头向左侧,不能正视,以示孝敬。礼毕即返回。(5)接亲。新郎认亲回来后,男家即组织接亲队伍,并带上两三对预先挑好的男女歌手。女家关上大门,在路口设下三道彩门,每道门都用彩带或红绳来阻拦接亲队伍,并派歌手把守,这称为“歌卡”。接亲队伍必须通过对歌,而且要对得让对方满意,才能通过“歌卡”。三道“歌卡”全通过后,女家的大门才敞开。接着进行欢宴。宴毕,新娘由最亲的兄北背出门,由接亲和送亲的队伍陪同步行到男家,不坐花轿。一路上,走走停停,歌声不绝。(6)拜堂。新郎和新娘,男左女右双双先跪拜祖宗,再跪拜父母,然后夫妻对拜,并唱《结义歌》。最后,新郎和新娘用托盘把槟榔敬献给父母、长辈们及众宾客。礼毕,新郎新娘共入洞房。洞房里,由一位上有公婆下有儿女丈夫健在的妇女来铺床,边铺边说彩话,以图吉利。(7)回朝。新娘过门后第三天,和新郎一起,携带鸡鸭和糯米饭回娘家拜见父母,住一晚后返回家来。 4.离婚 京族离婚时,只要双方同意,就由男方写一张离婚书交给女方收执为凭即可。写离婚书不能在屋里写,要到屋外草坪上写,写完后把笔砚一起扔掉,认为留着它是不吉利的,怕以后还会再离婚。若是女方提出离婚,则由女方将男方“过礼”所花的费用或全部或部分退还男方;若是男方提出,女方就无须退还,但要男方出具离婚书,这样她既可回娘家住,也可再嫁。寡妇改嫁时,要退一些身价钱给公婆或夫家叔伯,否则,人家不敢和她结婚。改嫁不能从家中出门,必须到圩场或树林中等候迎娶,以免家中再发生什么不祥之事。到了五十年代,因为有了《婚姻法》,京族传统婚姻中的许多清规戒律都逐渐被废除了,许多习俗礼仪也随着社会的变革,或消失,或发生了改变。
传统婚俗之闹房篇
戏闹洞房花烛夜 ????中国有闹洞房的风俗。在过去,由于很多新人们婚前都不太熟悉甚至不相识,新婚之夜要他们生活在同一空间,心理上可能会感不自在。闹洞房,无疑可以通过公众游戏让新人消除隔阂,捅破羞怯的“窗户纸”。而在今天,闹洞房主要是向新人们表示祝福之意。 游戏之一、取筷子 ????将一双筷子置于酒瓶中,只露出很短一截,让新郎新娘全力用嘴唇把筷子取出,实际就是请两人表演亲吻。 游戏之二、吃香蕉 ????用弹性绳捆住香蕉吊于新郎跃起能够到的高度,新郎用嘴拉下香蕉。新郎新娘用嘴剥皮,然后共同把它吃完。为了不让绳子缩回,一个做动作,另一个必须咬住香蕉,这就要看两人的配合了。 游戏之三、点火柴 ????将火柴插于红枣上,在盛水的盆里漂福一根红线中间扎一支点燃的香烟,两头分别由新人咬住,两人你进我退,合力用烟点燃盆中的火柴。要屏住呼吸,用扎实的“牙功”与眼光才能获得成功。 游戏之四、夹弹子 ????准备一盘玻璃弹子,让新郎新娘各执一支筷子,两人一齐将弹子夹出。不妨请在场的几对情侣和新人进行比赛,落后者表演节目。 游戏之五、对诗比赛 ????若新郎新娘是喜爱文学的,那么请他们来一次对诗擂台赛。先由新郎吟诗一句,然后新娘接吟,要求接吟的句中至少有一个字与上一句相同,如此反复,接不下来者判负,负者表演节目。 游戏之六、夫妻识字 ????这个“识字”是让新郎着一个“字”(或一个短语),然后请新郎做各种动作(不准说话,不准用手描笔划)给新娘看,要使新娘能“识”这个字。寻字”的时候,挑那些与新婚气氛相吻合的内容,例如:“爱”、“恋”、“夫妻”等等。 游戏之七、说昵称 ????新郎新娘分别想十个昵称去称呼对方,什么心肝啊,宝贝啊,狗狗啊,肉肉啊,越肉麻越好。如果来宾不满意,则可要求再说。 游戏之八、亲亲甜心 ????新郎仰面躺在床上,然后把切得薄薄的香蕉片贴在他的脸上和脖子上,让蒙着眼睛的新娘用嘴去找那些香蕉片。 游戏之九、接吻 ????直接要求新郎新娘接一个长吻,三分钟或是五分钟都可以。 游戏之十、撒喜床 ????撒喜床是在闹洞房时,由新郎的嫂嫂表演的一种边歌边舞的游戏,嫂嫂手托盘子,盘内铺红纸,红纸上放栗子、枣、花生、桂元等物。 ????新娘坐在床上,嫂嫂抓干果往床上撒,边撒边唱。闹洞房的众人听了嫂嫂的歌唱,也随声附和,洞房中欢声笑语彻夜不断,嬉笑打闹声一浪高过一浪。 撒喜床的游戏是一种群体民间游戏,所有闹房的人都是演员,而嫂嫂是主角,其他人都是配角。因为主角要担负起活跃洞房气氛的任务,责任重大。 ????所以,这个主角是要经过娶亲人家精心挑选的。其重视程度,与选择婚礼司仪一样慎重。 在娶亲之前,新郎的全家人在同宗同族、街坊邻居的嫂嫂辈中逐个挑眩有些地方选一个,有些地方选两个。 ????选出的这个撒喜床的主角,首先要儿女双全的“吉祥人”;还要能唱曲,会编词;再者,要口齿伶俐,头脑灵活,善于察言观色,随机应变。另外,因为,撒床时间长,歌词篇幅也长,况且有时还要根据具体情况临场发挥,故而撒床人记忆力要强,能正确运用歌词把自己所看到的事物和场景描绘出来,受这些条件的约束,筛选出的嫂嫂自然是技高一筹了。 ????作为嫂辈们,能受到娶亲人家的器重,也感到非常自豪。她们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新郎家调节好洞房的气氛。  ;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