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土地>>古老民族

纳西族羊皮服饰的寓意

服饰发展的一条基本规律是由简到繁,由粗到精。因此,纳西先民最初的羊皮服饰,当与其它皮制品一样为全羊皮,仅去羊头皮,其余四肢及尾部都被保留下来。这种全羊皮服饰,至今在许多边远山区民族中仍在使用。这种类型的羊皮服饰,在今天的山区纳西族居民中,还被广泛地穿用。它造形呈四方形,剪去了并无多大用处的四肢,只留下尾部下垂,裁剪得精练、简洁、实用。显然,它已经历了较长时期的演变。但是,它又明显地早于清朝时期的羊皮服饰。清以前的羊皮,主要以实用为主,在它之上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宗教意义,更谈不上有什么图腾的反映。清时的羊皮增加了粗毛呢衬布、日月七星、麂皮条等,下部轮廓由四方直角演变为大括号形,这些内容的增加,决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因而,纳西族的关皮服饰应经历了全羊皮、剪去四肢的方形羊皮、配有日月星辰的羊皮、省日月留七星的羊皮这样四个时期。

纳西人开始举剪修饰他们的羊皮,但也没将其将其剪成蛙体,而是把它剪成方形,并没有留下蛙的首部及四肢。这种方形羊皮,至今被居住山的纳西人穿用,他们称其为“优轭美”,意即“大羊皮”。它比通常的羊皮服饰大得多,长宽皆有一米左右。将其披挂于身,则上可过肩,下可逾膝,宽则可容两人而不露,是山区纳西人的多用御寒之物,昼为衣,夜为被,晴为垫,男女皆穿,无装饰物,尤适宜于游牧者随畜往来。方形大羊皮之后,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配有大小圆盘饰物的羊皮服饰。纳西族的服装设计师们,按照曲线美法则创造了这种近似大括号形的曲线轮廓,以取代方形羊皮直角之楞板,取得了较为理想的审美效果。可是,持“蛙体说”的研究者们认为:这些起伏的曲线是蛙腿的缩短。笔者认为,若非要把它说成腿的话,与其说是蛙腿,不如说是羊腿,因今之纳西羊皮服饰,确确实实是由拖着四条腿的全羊皮演化而来。

装饰图案的寓意

首先,从纳西先民的崇尚白色、厌恶黑色这一审美法则说起。尚白厌黑的根源来自对日月星宿的崇拜。先民因日月星辰为他们带来光明,带来温暖与安全而崇尚它,因无边的黑暗为他们带来寒冷、带来恐怖而厌恶它。故而,热爱、崇尚、赞美日月星辰并将其佩戴在心爱的羊皮服饰上,就成为情理之中的事了。为何纳西先民要在羊皮上缀饰七颗星,而不是五星、九星呢?因在东巴古籍中“七”这一数词,总是伴随女性而行的。而“九”这一数词呢?又常与男性相配,如“开天九兄弟,辟地七姐妹”;就连焚尸用的木柴都有严格的规定,焚男尸要用九堆柴,焚女尸则只用七堆柴;古代纳西妇女佩饰的银耳环上,下垂着两条红布或其它色彩的绸缎条子,左右各一条,上各镶有七枚银钉。故而,羊皮服饰上的七星并非定数,它象征着满天的繁星。还有,古代纳西妇女头上束有一条中间略宽、两头稍窄的质地较厚的红色头巾,之一,镶有二十八颗银钉,象征二十八宿。总之,古代纳西妇女头上、耳上、背上都闪烁着耀眼的星光,充分地显示了纳西先民热爱光明之心。并且,从这九个羊皮饰物的彩绣图案看,可以毫不含糊地看出,中心部分是一个个由小到大的彩色光环,最外一圈则是五彩的放射状光芒的图案。

其次,从东巴教使用的法器讲,东巴们在进行法事时使用的两种重要法器,板铃与摆鼓,分别表示日月。它们不仅形似日月,而且能发出悦耳的响声,能够从形声双重去镇服妖魔,驱赶秽气与不祥。具备一定资历与丰富学识的东巴大师,才配使用的法杖的顶端,所雕饰的也是日月,寓法杖之所以有强大的降魔之力,全依赖于日月及神佛的威力。每册东巴典籍内的神圣之言,都是在日月之光的照耀下开始的。

再次,从东巴的宗教绘画讲。木牌画中的一切神牌画,都从日月画起,其绘制的顺序是由上而下,在木牌的最顶端首先书写东巴字的“天”字,天下分别是日、月、星辰、风、云,然后才是该木牌所要画的神祗像。而在鬼牌画中,一般没有日月星辰等物。东巴长卷绘画《神路图》中的神山“若罗神山”,其顶部总有日月环绕着,轮流照耀着这座神圣之山。从东巴文学的角度说,在著名的东巴古籍《董埃术埃》(又名《黑白争战》)中,有人造日月的神州记载。拥有日月的董族,属白方,他们是人神联合的正义势力;没有日月而漆黑一团的术族,属黑方,代表着鬼怪,邪恶的世界。酷爱光明与温暖的纳西族,怎能不歌倾、不佩戴她们所崇尚的日月星窠呢!还有,持新观点的同志,没有对羊皮上七枚小圆盘中心下垂的麂皮细线进行解释。传统的观点认为,这十四条细线表示着日月星窠的光芒。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