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土地>>民族智慧

粗犷的白族音乐

关于白族音乐的文献记载极少,但民间蕴藏的曲调、歌舞乐及为丰富。

秦汉以前,白族音乐的旋律结构一般较为粗犷、简单。唐代南诏、大理国时期是白族音乐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当时四乐句音乐旋律大量流传并延续至今。剑川古歌《三尾鱼秋调》是其代表。《唐五代会要》中记录的白族《竹枝词》诗三韵的音乐旋律即是四乐句的曲式结构。作为南诏国音乐高峰的,应数学习并吸收了异地音乐素材而创作的《南诏奉圣乐》,也叫《南诏奉圣乐舞》。唐德宗贞元十六年(800),南诏王异牟寻派赴长安演出的《南诏奉圣乐》,也叫《南诏奉圣乐舞》,是南诏著名大型歌舞节目总称。其歌舞不分家,极具宫廷艺术特色。乐设龟兹、大鼓、胡部、军乐四部,乐工212人,各种乐器近百件。大鼓部以四为列在龟兹部前演出。龟兹部“属舞筵四隅,以合节鼓”。胡部属舞筵三隅,“以导歌咏”。军乐部“节拜合乐”,其音乐热烈抒情,出舞场伎64人,着南诏民族盛装。循字舞跳,依次依身摆出“南诏奉圣乐”五个字形。每舞一歌,每歌皆一章三叠而成。除群舞外,多次独舞,独舞“亿万寿”舞时唱“天南滇越俗歌”四章。乐舞内容丰富,意境深远。乐奏、歌唱、舞蹈及总体结构、场景调度、舞美服饰浑然一体。唐德宗亲于麟德殿观看。南诏乐自此由西南边疆传入唐朝宫廷,列于十部乐,在宴会立奏,在宫中坐奏。

在大理、剑川、洱源、鹤庆地区的佛、道教较为发达的城镇和乡村,还广泛流行少则10余人,多则50余人演奏的“洞经音乐”(在鹤庆则称“读经音乐”)。源于白族民间音乐,又融进《大洞仙经》等经腔和曲牌,杂以南诏宫廷音乐互相衍化而成,其乐器分打击乐、管弦乐两种。现保存曲目《将军令》、《水龙吟》等20多个。

白族乐器品种较多。古代汉文献把铜鼓归为滇僰的“蛮夷乐器”。晋宁石寨山汉墓中,在一个铜鼓形贮贝器上铸有两人抬一铜鼓,一人双手戴大圆环,手舞足蹈;另外二人正边打鼓边唱歌。说明白族先民汉代就已把铜鼓作为乐器。另出土的“滇王编钟”有六件组成。最大一件通高40.3厘米,最小一件通高29厘米。钟身两面铸有蜿蜓龙形各四条,左右对称。至今流传常用的弦鸣乐器有三弦、胡琴;膜鸣乐器有两端蒙皮、直径尺许的小鼓,单面蒙皮的小八角鼓(又称“金钱鼓”);气鸣乐器有木叶、芦管、唢呐、笛子、箫;体鸣乐器有锣、钹等。

器乐有单吹单打、双吹双打及鼓吹乐等。

单吹单打,其编制是鼓、锣、钹、唢呐各一的合奏形式。音乐轻盈活泼,明快热情。

双吹双打,其乐队编制为鼓、小锣、大锣、大钹各一,唢呐两支。因锣、唢呐各一成双,故名。音乐情绪欢快,气氛热烈。常用于婚丧、上梁、立墓、祝寿及戏剧、节庆歌舞伴奏。

白族音乐人才辈出。《南诏奉圣乐》中肯定有白蛮乐官从事音乐创作,只因文献不载而已。明代高北峰和清代王兆兴是著名琴师。浪穹(今洱源)人何星文著有《何氏琴谱》一卷。白族当代作曲家有禾雨、张汉举、张绍奎、董锦汉,歌唱家有杨洪英、段顺媛、高明等。还有唢呐演奏家杨学仲。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