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土地>>民族智慧

满洲民族特有的说部艺术

我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吉林省申报的“满族说部”名列其中,什么是满族说部?它到底有何价值?日前,笔者专访了吉林省博物院院长李虹霖。

一门古老的艺术

说起满族说部,李虹霖如数家珍。他介绍,满族说部是满族及其先民口耳相传的民间长篇说唱艺术,满语称“乌勒本”,汉译为传或传记。其形式与内涵迥异于听讲普通民间故事,多由族中长者漱口焚香宣讲,常配以铃鼓扎板,夹叙夹唱,听者谦恭有序,分外虔敬。

满族说部早期多用满语说唱,清中叶后满语渐废,遂改用汉语讲唱,夹杂一些满语。其风格凝重,气势恢弘,包罗氏族部落崛起、蛮荒古祭、英雄史传、民族习俗和生产生活知识等内容,被称为北方民族的百科全书。

形同于汉族的说书

满族说部渊源于历史更为悠久的“讲古”。讲古,满语叫“乌尔奔”,即讲述本民族特别是本宗族历史上的故事。入主中原前,满族几乎没有以文本形式记录历史的习惯,当时他们是通过部落酋长或萨满来口传历史的。

“满族民间说部的产生深受汉族传统说书的影响。”李虹霖说,在中国文学史上,说书至少可追溯到唐宋时代,此后一直长盛不衰。清代,人们熟知的《三国演义》、《忠义水浒传》、《杨家将》等,通过说书不但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也为后来满族民间说部艺人表演风格的养成,提供了借鉴。听过或读过满族长篇说部的人都会明显感到,无论是讲述内容的选取,还是表演风格的定位,满族长篇说部均与汉族民间说书暗合。

独特的传承内容

目前满族说部遗存的存藏主要有“窝车库乌勒本”、“包衣乌勒本”和“巴图鲁乌勒本”。“窝车库乌勒本”是由满族一些姓氏萨满讲述并世代传承下来的萨满教神话与历世萨满的事迹,俗称“神龛上的故事”,典型代表有《天宫大战》、《乌布西奔妈妈》等;“包衣乌勒本”,即家传、家史,近10年来在满族姓氏中发现较多,以《萨布素将军传》为代表,影响很大;“巴图鲁乌勒本”,即英雄传,《红罗女》等流传较广。

已经发掘并整理成籍的16部满族说部,有的匡正史误,有的补充了史料不足,甚至有些史料鲜为后人所知。这些材料对东北满族史、民族关系史、东北涉外疆域史,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如《黑水英雄传》、《雪山汉王传》等,细腻详实地记载了黑龙江北广阔寒域、库页岛上的土民与生活、“江东六十四屯”等历史沧桑。

保护满族说部刻不容缓

“保护满族说部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针对传承人越来越少的现状,李虹霖在为满族说部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感到欣慰的同时,他建议政府建立专门的保护机制,特别是要发掘传承人并向他们提供专门的传承场所,提供必要的传承经费,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传承事业。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