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土地>>民族智慧

三十六计之抛砖引玉

古人按语说:诱敌之法甚多,最妙之法,不在疑似之间,而在类同,以固其惑。
以旌旗金鼓诱敌者,疑似也;以老弱粮草诱敌者,则类同也。如:楚伐绞,军其南
门,屈嘏曰:“纹小而轻,轻则寡谋,请勿捍(保护)采樵者以诱之。”从之,绞
人获利。明日绞人争出,驱楚役徙于山中。楚人坐守其北门,而伏诸山下,大败之,
为城下之盟而还。又如孙膑减灶而诱杀庞涓(《史记》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

战争中,迷惑敌人的方法多种多样,最妙的方法不是用似是而非的方法,而是
应用极相类似的方法, 以假乱真。 比如,用旋旗招展、鼓声震天来引诱敌人,属
“疑似”法,往往难以奏效。而用老弱残兵或者遗弃粮食柴草之法诱敌,属“类同”
法,这样做,容易迷惑敌人,可以收到效果,因为类同之法更容易造成敌人的错觉,
使其判断失误。当然,使用此计,必须充分了解敌方将领的情况,包括他们的军事
水平、心理素质、性格特征,这样才能让此计发挥效力。正如《百诫奇略利战》
中所说:“凡与敌战,其将愚而不知变,可诱以利,彼贪利而不知害,可设伏兵击
之,其军可败。法曰‘利而诱之’。”庞涓就是因为骄矜自用,才中了孙膑减灶撤
军之计,死于马陵道的。

抛砖引玉,出自《传灯录》。相传唐代诗人常建,听说赵嘏要去游览苏州的灵
岩寺。为了请赵嘏作诗,常建先在庙壁上题写了两句,赵嘏见到后,立刻提笔续写
了两句,而且比前两句写得好。后来文人称常建的这种作法为“抛砖引玉”。此计
用于军事,是指用相类似的事物去迷惑、诱骗敌人,使其懵懂上当,中我圈套,然
后乘机击败敌人的计谋。“砖”和“玉”,是一种形象的比喻。“砖”,指的是小
利, 是绣饵; “玉”,指的是作战的目的,即大的胜利。“引玉”,才是目的,
“抛砖”,是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钓鱼需用钓饵,先让鱼儿尝到一点甜头,它才
会上钩; 敌人占了一点便宜,才会误入圈套,吃大亏。

公元前700年, 楚国用“抛砖引玉”的策略,轻取绞城。这一年,楚国发兵攻
打绞国(今湖北郧县西北),大军行动迅速。楚军兵临城下,气势旺盛,绞国自知
出城迎战,凶多吉少,决定坚守城池。绞城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楚军多次进攻,
均被击退。两军相持一个多月。楚国大夫莫傲屈居瑕仔细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
认为绞城只可智取,不可力克。他向楚王献上一条“以鱼饵钓大鱼”的计谋。他说:
“攻城不下,不如利而诱之。”楚王向他问诱敌之法。屈瑕建议:趁绞城被围月余,
城中缺少薪柴之时,派些士兵装扮成樵夫上山打柴运回来,敌军一定会出城劫夺柴
草。头几天,让他们先得一些小利,等他们麻痹大意,大批士兵出城劫夺柴草之时,
先设伏兵断其后路,然后聚而歼之,乘势夺城。楚王担心绞国不会轻易上当,屈瑕
说:“大王放心,绞国虽小而轻燥,轻躁则少谋略。有这样香甜的钓饵,不愁它不
上钩。”楚王于是依计而行,命一些士兵装扮成樵夫上山打柴。绞侯听探子报告有
挑夫进山的情况,忙问这些樵夫有无楚军保护。探子说,他们三三两两进出,并无
兵士跟随。绞候马上布置人马,待“樵夫”背着柴禾出山之机,突然袭击,果然顺
利得手,抓了三十多个“樵夫”,夺得不少柴草。一连几天,果然收获不小。见有
利可图,绞国士兵出城劫夺柴草的越来越多。楚王见敌人已经吞下钓饵,便决定迅
速逮大鱼。第六天,绞国士兵象前几天一样出城劫掠,“樵夫”们见绞军又来劫掠,
吓得没命的逃奔,绞国士兵紧紧追赶,不知不觉被引入楚军的埋伏圈内。只见伏兵
四起,杀声震天,纹国士兵哪里抵挡得住,慌忙败退,又遇伏兵断了归路,死伤无
数。楚王此时趁机攻城,绞侯自知中计,已无力抵抗,只得请降。

公元690年, 契丹攻占营州。武则天派曹仁师、张玄遇、李多祚、麻仁节四虽
大将西征,想夺回营州,平定契丹。契丹先锋孙万荣熟读兵书,颇有机谋。他想到
唐军声势浩大,正面交锋,与已不利。他首先在营州制造缺粮的舆论,并故意让被
俘的唐军逃跑,樵夫军统帅曹仁师见—路上逃回的唐兵面黄饥瘦,并从他们那里得
知营州严重缺粮,营州城内契丹将士军心不稳。曹仁师心中大喜,认为契丹不堪一
击,攻占营州指日可待。唐军先头部队张玄遇和麻仁节部,想夺头功,向营州火速
前进,一路上,还见到从营州逃出的契丹老弱士卒,他们自称营州严重缺粮,士兵
纷纷逃跑,并表示愿意归降唐军。张、麻二将更加相信营州缺粮、契丹军心不稳了。
他们率部日夜兼程,赶到西硖石谷,只见道路狭窄,两边悬崖绝壁。按照用兵之法,
这里正是设埋伏的险地。可是,张、麻二人误以为契丹士卒早已饿得不堪一击了,
加上夺取头功的心情驱使,下令部队继续前进。唐军络绎不绝,进入谷中,艰难行
进。黄昏时分,只听—声炮响,绝壁之上,箭如雨下,唐军人马践踏,死伤无数。
孙万荣亲自率领人马从四面八方进击唐军。唐军进退不得,前有伏兵,后有骑兵截
杀,不战自乱。张、麻二人被契丹军生擒。孙万荣利用搜出的将印,立即写信报告
曹仁师,谎报已经攻克营州,要曹仁师迅速到营州处理契丹头人。曹仁师早就轻视
契丹,接信后,深信不疑,马上率部奔往营州。大部队急速前进,准备穿过峡谷,
赶往营州。不用说,这支目无敌情的部队重蹈覆辙,在西峡石谷,遭到契丹伏兵围
追堵截,全军覆没。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