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土地>>尚风节日

怒族的婚恋习俗

怒族社会虽然早已确立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但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前,在个别村寨家族头人和富裕户中,也曾出现过多妻现象。其中最多者可拥有三个妻子,怒苏语分别称之为“米茂”、“米拉”、“米通”,即大妻、中妻和小妻。一般按嫁娶的先后而定,中妻和小妻家庭地位略低于大妻,但尚无妻妾之别。妻子称为“米”,含有“生火煮饭”之意,而儿媳称“克鲁”,含有“剥麻”之意,揭示了妇女在家庭生活中处于从属和被支配的地位。与此相应,历史上还曾流行过“妻兄弟婚”的转房制度。即兄死寡嫂可转嫁夫之弟,弟死则弟媳可转为兄之妻,除非亡夫之兄弟不愿意,女方才能择偶另嫁,而择偶另嫁亦首先要从亡夫家族中考虑人选。转房再嫁的婚礼较为简单,聘礼较少并归亡夫家中所得。这种转房习俗,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怒族女性再嫁的权利和人身自由。

过去,怒族男女婚姻关系的缔结大都在同一氏族,甚至同一家族中进行,盛行过亚血缘族内婚和姑舅表婚的优先权。由于通婚范围的狭小,导致了人口素质的下降。

现在,不合理的婚姻制度被废除。随着怒族人民文明程度的不断提高,在美丽的怒江流域生活着一个个美满幸福的小家庭。

“哦吆”:怒族青年男女婚前的自由社交一般不受限制,过去几乎每个怒苏村寨都有让青年男女自由交往的场所。这种场所一般为无主或无人居住的空房,怒苏语称之为“哦吆”。少男少女在十多岁以后,都要离开父母,到“哦吆”寄宿。在那里,男孩子制弩削箭、编制竹器,女孩子捻麻绕线、织布缝纫,各自形成非正式的团伙。“哦吆”实际上起到了传统文化的教育职能,青年男女的劳动生活技能和器乐歌舞都是在这里学到的。同时,这里也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地方。钟情的少男少女往往于此山盟海誓,许愿终身。

讨女婿:怒族普遍实行的是女嫁男娶、女到男家从夫居的婚姻制度,但历史上亦盛行过“讨女婿”从妻居的婚俗。在阿龙支系中,至今两种婚俗依然并存。怒族阿龙支系在讨女婿时,跟一般的招女婿上门的习俗不同。一般招婿上门,是有女无儿的人家为了传宗接代,因此上门女婿需改名换姓,还遭世人鄙视。怒族讨女婿,不管有儿无儿,也要给女儿讨女婿,有的甚至有几个女儿就讨几个女婿。女婿不改名,不换姓,在家里,在社会上,都跟其他兄弟姐妹一样平等看待。阿龙语称讨女婿为“振金抗努巴楼”。

补婚:怒族还流行一种特殊的婚礼,即在夫妻双方共同生活了多年之后,到儿女成行,自己也年逾四十方正式举行婚礼。人们称之为“补婚”或“迟到的婚礼”,然而这种婚礼的喜庆气氛和程序并不比青年人的常规婚礼逊色。婚礼第一天,老夫老妻身穿盛装,在两对青年男女傧相陪同下,站在门口迎接前来祝贺的亲友,向来宾敬酒致谢。宾客到齐后共进晚餐,宴毕由主婚人代主人分给每位客人两片肉,让客人带回与家人共享。第二天方为正式婚礼,宾客以肉、酒、面粉作贺礼,大家席地而坐,在歌舞声中开怀畅饮,品尝佳肴。共同生活多年的“新郎新娘”向宾客频频敬酒,宾客争相答谢祝贺。酒兴方酣,象征幸福吉祥的面粉迎空抛撒,主人和宾客共同起舞,经久不散。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