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之窗>>世界经贸

手制书:将“翻阅”艺术化

你可曾见过用有机玻璃、夹层页、香烟、香烟盒、铝箔、灰烬等拼贴而成的书?艺术家克里斯多夫创作于2004年的手制书《一千根烟》竖立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展厅中,这样的书当然不能拿在手里,但却以独特的艺术表达给书籍增添了一种芬芳的气息。

近日,国内首次大规模的国际艺术家手制书展览钻石之叶——全球艺术家手制书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作为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及美国布克林艺术家联盟负责人马歇尔韦伯感慨万千。这个酝酿长达8年的展览,对于他们来说,就好像是难产的婴儿。马歇尔韦伯表示,钻石像书一样有很多面,叶子一词在英文中同时也可表示书页,希望这些艺术家精心创作的书,可以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耀人眼目。

为什么是书?

当你漫步在库布里克、字里行间、光合作用和诚品等文艺书店时,不少封面设计精美的图书扑面而来。但是这些书籍不管外形如何时尚、美丽,始终没有离开实用书籍的外壳,与艺术靠近,却还未亲密接触。

艺术家手制书,是一个20世纪晚期才出现的专门术语,它将翻阅艺术化,将文字阅读、视觉欣赏和材料触感自由转换而融为一体,让书籍制作成为处于中间地带的艺术。好的手制书作品一定是真诚的产物。不管是因为爱一个人而去做一个本子,还是因为某种信仰专注于一种劳作。

与艺术类画册和有插图的书不同的是,艺术家通过手制书表达对图书空间的巧思,从封面材料、手工排字、绘制、印刷直到装订,将文字、诗情、画意以及纸张、手感、墨色的品质玩到淋漓尽致,把书页翻动的空间营造得精彩诱人。

徐冰说,在中国做一个较全面的介绍国际艺术家手制书的展览,是他从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做访问艺术家的时候就产生的想法。在欧美,各大博物馆、图书馆都陆续设立艺术家手制书的研究和收藏部门,艺术院校也设有艺术家手制书工作室,有专门的基金会,有专门经销这类艺术品的画廊。

他和马歇尔韦伯最终精心挑选全球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德国、瑞典、冰岛等国的当代艺术家手制书作品约70件,时间跨度从1913年到2012年,这其中既有国际著名艺术家,如马塞尔杜尚、安迪沃霍尔、萨尔瓦多达利的作品,也有本世纪以来年轻的新锐艺术家的创新性作品。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展出的第一件作品就是卡夫卡的手制书。除了主题展之外,还设3个注释展:中国古代书籍文化、欧洲传统书籍文化和梦想岛书廊。

21世纪的设计实验室

羊皮、帆布、有机玻璃、生姜、肉桂、雕版、凸版印刷……各种各样的材质、香料、印刷方式神奇地汇集在手制书领域,不断地给人惊喜。

这些展品尽管主题各异,但却有共同的特征:材料和结构反映主题,图像和文本结合在一起。

马歇尔韦伯表示,策划本次展览,不是要给艺术家手制书定义,而对艺术家手制书能够成为什么样、它们能够为全球视觉语言的发展发挥怎样的作用等问题更有兴趣。

确实,手制书成为艺术家发挥无限想象的一个试验平台,马歇尔韦伯将之形容为娱乐和探索的开放空间。在展厅里,原本平整的书页,会突然弹出一个以童话世界为主题的立体式插图;用手工和机械绣花的帆布上面,涂满作者演算、推理的过程,名曰《线的理论》;在一套名为《s.m.s》系列2的丛书里,马塞尔杜尚的往来信封也成为书籍的一部分,其中还有一套老式的唱录机。

艺术家书籍到底是一种坚持,还是作为美术和文学媒体之间的交叉产物的复兴?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认为,艺术家手制书中的一些关键概念和价值一直保持至今,即将文字、图像以及形式的整合与艺术家自己印刷、发行连接起来,让艺术家的思想、情感充分注入书的手工制作的过程中,从而体现出一种别样的文化底蕴与艺术品位。

徐冰则希望人们能够从本次展览中感受到东西方制书思想的差异。

他认为,基督教原教义的需要,让书籍厚重、坚固、装饰得繁密无比,无处不显示着永恒的真理感与传播的耐久性。

制作一部书,就要倾注人类工艺和绘画的全部技能,以此表达与上帝的差距。而东方的美学原则始终没有离开道法自然、普度众生以及文人和善、清雅的品位与价值观,从甲骨、竹简、手卷、经折卷到线装书,总是分类别册,轻薄柔软,便于享阅。

在数字化的今天,艺术家手制书既是一种返古,也是对未来的探索。图书的海量、分众化,已经使其不再只是内容的载体,而是以综合的美学特征吸引能识得书香的买家。

为此,作为此次展览的支持方,雅昌筹划打造艺术家手制书以及书籍手工作坊的创作基地,将传统与现代的设备、技术、工艺、材料相结合,为艺术家手制书在中国的推动和发展提供平台。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