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之窗>>世界地理

船只通过最多的海峡——英吉利海峡

英吉利海峡(英文:english channel,布列塔尼语:mor breizh,威尔士语:m&;ocirc;r udd,法文:la manche)又称拉芒什海峡,香港称英伦海峡[1],是隔离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的海峡(西经1度零分,北纬50度20分)。其最狭窄的水域为多佛尔海峡,多佛尔隔海与法国加莱相望。历史上曾在此发生多次军事冲突和海战。

大西洋的狭长海湾,分隔英格兰南部海岸和法国北部海岸。法语名(意为“袖子”)指其形状,自西向东渐窄,最宽处约180公里(112哩),最狭处34公里(21哩,位于英国多佛〔dover〕和法国加莱〔calais〕之间)。英吉利海峡东端有多佛海峡接北海。面积约75000平方公里(29,000平方哩),在欧洲大陆棚的浅海中最小,平均深度由120公尺(400尺)向东递减至45公尺(150尺)。
对历史上由欧洲入侵英国的人来说,英吉利海峡是通道也是障碍,这使之成为早期、详尽的水道测量中的重要地区,其海底是全世界探勘最频繁的海床。近岸边的海底陡降十分厉害,西部通常平坦,东部起伏。约4000万年前形成的英吉利海峡在科学上有显著特色,尤其是关于强大潮汐的影响。

法式地图英吉利海峡这名称以在18世纪早期时就被广泛地使用了。可能出自于16世纪前荷兰的航海图中。在这之前这被西元二世纪时的地理学家托勒密称做为英国海(oceanus britannicus),这名字也沿用到意大利的地图中,直到1450年时给了另外一个名称“canalites anglie“,法自17世纪起用的字“la manche“ 是因为英吉利海峡长的就像是袖子一般。

在英国和法国之间,“拉芒什海峡”属于“英吉利海峡”的一部分。长560km,平均宽为180km。西通大西洋,东北经多佛尔海峡连通北海,是国际航运要道。潮汐落差较大,有丰富的潮汐动力资源,也是重要的渔场。

亦称拉芒什海峡(法语la manche,意为袖子),和其东北的多佛尔海峡(法语称加来海峡)都位于大不列颠岛和欧洲大陆之间。东北与北海相通,西南与大西洋相连。面积8.99万平方公里,呈东北(狭窄)--西南(宽阔)走向,形如喇叭。多佛尔海峡和英吉利海峡总长约600公里,大体上以法国的塞纳河口到英国南岸的朴次茅斯为界。前者东窄西宽,平均宽约180公里,最宽处达220公里;后者最窄处为英国多佛尔到法国加来以西的灰鼻岬,仅33公里,英吉利海峡平均深度为60米,最深处172米,多佛尔海峡的平均深度为30米,最浅处仅24米。

英吉利海峡是大西洋的一部分,位于英格兰与法国之间,西南最宽达240公里;东北最窄处直线距离33.8公里,即从英国的多佛尔到达法国的加来,多佛尔到加来这部分海峡是英国海峡协会认可的横渡区域。多佛尔到加来的距离虽然不到渤海海峡的1/3,然而,其难度并不是单纯以距离衡量的。英吉利海峡的平均水温为13.6摄氏度。

英吉利海峡和多佛尔海峡是世界上海洋运输最繁忙的海峡,战略地位重要。国际航运量很大,目前每年通过该海峡的船舶达20万艘之多,居世界各海峡之冠。历史上由于它对西、北欧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曾起过巨大的作用,人们把这两个海峡的水道称为“银色的航道”。

英吉利海峡是不列颠岛天然的防御关键,它允许欧陆国家介入国内一些事务,同时又不让来自欧陆的冲突对其产生足够的威胁。历史上著名的威胁有在拿破仑执政时期的拿破仑战争,二战期间的纳粹等。

英吉利海峡也是为数众多的入侵行动或意图入侵的重要场景。包括了罗马入侵不列颠,1066年诺曼人入侵,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1944年诺曼底登陆等。发生在海峡上的重要海战则有1652年古德温暗沙战争,1653年波特兰战争,1692年 battle of la hougue。

在大部分和平时期,海峡则扮演着连接大众文化以及政治的枢纽,尤其在1135-1217年安加望帝国统治时期特别明显,近千年来,海峡也提供了凯尔特地区上及语言上的连接。

英吉利海峡提供了数年人们的交通.

英吉利海峡(包括多佛尔海峡)实际上是分割大不列颠岛和欧洲大陆的狭窄浅海,也是欧洲最小的一个陆架浅海。原欧洲大陆和大不列颠岛相连,海峡是在阿尔卑斯造山运动中发生断裂下沉,被海水淹没而成。时至今日海峡地区仍在缓慢沉降。海峡两岸平直陡峭,多岛屿。海底多是河流带来的砂砾沉积物和岸壁崩落的碎石。有些地段是裸露的白垩纪和更晚年代的致密岩层。多佛尔海峡两侧海岸都由白垩系岩层组成,岸壁陡峭,极其险峻。两岸岩石受海水冲刷,使岸壁崩落,海岸后退。据统计,海峡宽度每100年约增加1米。

沉积物,主要是砂砾和陡崖崩落的石块,有些地段是裸露的白垩纪和更晚年代的致密岩层。多佛尔海峡两侧海岸都由白垩系岩层组成,岸壁陡峭,极其险峻。两岸岩石受海水冲刷,使岸壁崩落,海岸后退。据统计,海峡宽度每100年约增加1米。

属于温带海洋气候,海峡区气候冬暖夏凉,气温年较差小,常年温湿多雨雾,降雨均匀,日照甚少。1月气温最低,平均约为4~6℃;7月最高,约17℃。在多佛尔海峡的法国海岸一侧,全年有200多个雨日,年降水量约800毫米;在英国海岸一侧年降水量要少些,每周雨日也有3天。海峡地区多雾,经常灰雾茫茫,又加白浪滔滔,严重影响舰船的航行。

该海峡地处西风带,又是大西洋与北海进行水交换的主要通道。主要的海流为北大西洋暖流的支流。该支流使大西洋海水,自西南通过海峡区流入北海;而东北风,会引起西南向流,使部分北海水流入海峡内。温、盐特性具有明显的时空变化。冬末(2月)表层盐度最高而水温低,海峡西侧为35.3,9~10℃;东侧为35.0,6~6.5℃。夏季(8月),表层盐度约降低0.1~0.3,而水温却升至15~17℃。在西经2┦以东海区,由于强潮混合作用,温、盐垂直分布终年均匀;而在西经3┦以西区域,有明显的强跃层存在,使这里夏季底层水温不超过10~11℃。某些年份夏季的大风作用,可导致跃层消失。

资源丰富,蕴藏有石油、天然气,盛产青鱼、鲱鱼、鳕鱼和比目鱼等。海洋潮能约有8000万千瓦,约占世界海洋潮能(10~30亿千瓦)的3~8,是世界海洋潮汐动力资源最丰富的地区。1966年,法国在朗斯河口建成世界上最大的潮汐电站,总容量为24万千瓦,年发电量为5.44亿度。

潮差较大,有丰富的潮汐动力资源,潮汐以半日潮为主,但浅水分潮(主要是四分之一日潮)亦较显著。潮波具有前进波特性;以开尔文波的形式从大西洋向海峡推进。由于地球自转效应和地形的影响,海峡南侧(法国西北岸)的潮差大于北侧(英国南岸),前者一般为5~6米,后者仅2~3米,其中法国沿岸的圣马洛湾和索姆河口,以潮差大而著称。大潮时潮差约为9~12米,最大潮差可达13.5米。在奥尔德尼水道,大潮时的涨潮流速达5.0米/秒。

20世纪由于深水捕鱼的发展、海洋资源耗尽及海峡中往来频繁的油轮和渡轮的污染,海峡中的传统渔业已衰落。朴次茅斯和朴里茅斯是衰败中的军港,南安普敦和哈佛港则逐渐失去越洋旅客,而增加大量的货柜船和炼油容量。英法两国皆使用海峡的水来冷却核能发电站。海峡两岸许多港口有定期渡轮(尤其是气垫船)往来。几世纪以来英法两国之间的通行只靠船只。1802年一位法国工程师首先提议在多佛海峡建造英吉利海底隧道,他察觉到海峡白垩岩海底所具有的可能性。拿破仑曾对这个构想表示兴趣,但战争再起使问题延搁,19世纪期间还一再被提出来。1880年代早期有几家私人公司着手在英格兰肯特的福克斯顿(folkestone)与法国汕格提(santerre)之间挖掘一条铁路隧道。英国这边已挖好一段长1,828公尺(6,000尺)的导向隧道,但一家报纸渲染这条隧道对英国安全可能带来的威胁,使政府取消该计划英吉利海峡可确保英国安全,免受以欧洲大陆为基地的任何陆路进袭)。 ;

1960年代中期英法两国政府再次同意建造一条穿越海峡下方白垩层的铁路隧道,到70年代中期,约2公里(1.5哩)的初步挖掘在海峡两边均已完成,但英国政府以花费过大而取消该公共融资的计划。1987年海底隧道(channeltunnel)的计划恢复并开始建造。
这次计划由英法两国公司共同进行私人融资(出售股票并向数家国际银行贷款)。1994年完工后的双线铁路隧道连接英国福克斯顿和法国加莱,而采用高速火车使伦敦和巴黎间露天交通的时间缩短一半。

1994年5月6日,是英国与法国乃至欧洲大陆关系史上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1.1万名工程技术人员用近七年之久的辛勤劳动,终于把自拿破仑波拿巴以来将近二百年的梦想变成了现实:滔滔沧海变通途,一条海底隧道把孤悬在大西洋中的英伦三岛与欧洲大陆紧密地连接起来,为欧洲交通史写下了重要的一笔。

欧洲隧道是指横贯英法之间多佛海峡的海底铁路隧道,又称海峡隧道。它西起英国的福克斯通,东到法国的加来,全长50公里,水下长度38公里,为世界最长的海底隧道。

这项工程由三条隧道和两个终点站组成。三条隧道由北向南平行排列,南北两隧道相距30米,是单线单向的铁路隧道,隧道直径为7.6米;中间隧道为辅助隧道,用于上述两隧道的维修和救援工作,直径为4.8米。在辅助隧道的1/3和2/3处,分别为两运营隧道修建了横向联接隧道。当铁路出现故障时,可把在一侧隧道内运行的列车转入另一隧道继续运行,而不中断整个隧道的运营业务。在辅助隧道线上,每隔375米,都有通道与两主隧道相连,以便维修人员工作和在紧急情况下疏散人员。

隧道启用后,把伦敦至巴黎的陆上旅行时间缩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