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之窗>>世界地理

好望角

好望角的英文是cape of good hope,意思是美好希望的海角,但最初却称风暴角。好望角是位于非洲西南端非常著名的岬角。位于3421′s,1830′e处。北距开普敦52千米。欲为通往富庶的东方航道,故改称好望角。苏伊士运河通航前,来往于亚欧之间的船舶都经过好望角。现特大油轮无法进入苏伊士运河,仍需取此道航行。

好望角多暴风雨,海浪汹涌,位于来自印度洋的温暖的莫桑比克厄加勒斯洋流和来自南极洲水域的寒冷的本格拉洋流的汇合处。1939年这里成为自然保护区,好望角东方2公里(1.2海里)处,设有一座灯塔。

航海队远征1487年8月,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奉葡萄牙国王若奥二世之命,率两艘轻快帆船和一艘运输船自里斯本出发,再次踏上远征的航路。他的使命是探索绕过非洲大陆最南端通往印度的航路。

迪亚士率领的船队首先沿着以往航海家们走过的航路先到加纳的埃尔米纳,后经过刚果河口和克罗斯角,约于1488年1月间抵达现属纳米比业的卢得瑞次。船队在那里遇到了强烈的风暴。苦于疾病和风暴的船员们多数不愿继续冒险前行,数次请求返航。迪亚士力排众议,坚持南行。船队被风暴裹挟着在大洋中飘泊了13个昼夜,不知不觉间已经绕过了好望角。风暴停息后,对具体方位尚无清醒意识的迪亚士命令船队掉转船头向东航行,以便靠近非洲西海岸。但船队在连续航行了数日之后仍不见大陆。此时,迪亚士醒悟到船队可能已经绕过了非洲大陆最南端,于是他下令折向北方行驶。

1488年2月间,船队终于驶入一个植被丰富的海湾,船员们还看到土著黑人正在那里放牧牛羊,迪亚士遂将那里命名为牧人湾(即今南非东部海岸的莫塞尔湾)。迪亚士本想继续沿海岸线东行,无奈疲惫不堪的船员们归心似箭,迪亚士只好下令返航。

在返航途中,他们再次经过好望角时正值晴天丽日。葡萄牙历史学家巴若斯在描写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时写道:船员们惊异地凝望着这个隐藏了多少世纪的壮美的岬角。他们不仅发现了一个突兀的海角,而且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感慨万千的迪亚士据其经历将其命名为风暴角。

1497年,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再率船队探索直通印度的新航路。当年11月27日,达伽马的船队再次绕过好望角,次年5月20日驶抵印度西海岸重镇卡利库特。又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达伽马约于1499年9月1日前后返回里斯本。

好望角一名的由来有着多种说法。最常见的说法有两种:一说为迪亚士1488年12月回到里斯本后,向若奥二世陈述了风暴角的见闻,若奥二世认为绕过这个海角,就有希望到达梦寐以求的印度,因此将风暴角改名为好望角;另一种说法是达伽马自印度满载而归后,当时的葡王才将风暴角易名为好望角,以示绕过此海角就带来了好运。

南非的好望角及其邻近海域一直是印度洋与大西洋互通的航道要冲。随着大吨位散货船、液货船的日益投入,这里的通航密度正日趋增加。鉴于航海与航运的需求,该区域的气象与海况也受到了航海者的广泛关注。世界著名的瑞典埃塞尔特制图公司在它的出版物上曾将南纬40~50描述为强风带。地处南纬35℃的好望角一带恰好与西风带毗邻,是恶劣气象的直接受害者。2000年至2001年,航经这一带海域达四次以上,实地纵观了它的气象海况变化。

与好望角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在南半球中纬度地带只有非洲的好望角、南美洲的合恩角,以及澳大利亚南部沿岸和新西兰的南岛位于这里,其它几乎被三大洋的南部海域所环绕,构成一个封闭的水圈通称为南大洋,这里终年西风劲吹,风暴频繁。在夏季也是西风咆哮而过,冬季更是寒风凛冽,常年的西风把海水也驯服得环绕地球由西向东奔驰,形成了著名的西风漂流。

下面这段文字是经常航行在这段航程中的一位海员对那里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描述:乌云密蔽,连绵不断,很少见到蓝天和星月,终日西风劲吹,一个个涡旋状云系向东飞驰,海面上奔腾咆哮的巨浪不时与船舷碰撞,发出的阵阵吼声,震撼着每个海员的心灵。形成这种景象的原因,主要是地球自转对气流的方向起了重要作用。使西风变得强烈的另一个原因是,中纬度的温差大。向极地或向赤道航行一天,就会明显感到冷暖的差异,这是由于低纬度的能量在向两极输送中,相当大的部分要消耗在中纬度地区,同时极地冷空气不停地向南侵袭,在这两股冷暖差别较大的气流夹击下,中纬度地带就成了温差较大的地区,冷暖气流不断交汇运动,极易导致风暴频发。

好望角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巨浪呢?水文气象学家探索了多年,终于揭开了其中的奥秘。好望角巨浪的生成除了与大气环流特征有关外,还与当地海况及地理环境有着密切关系。好望角正处在盛行西风带上,西风带的特点是西风的风力很强,11级大风可谓家常便饭,这样的气象条件是形成好望角巨浪的外部原因。南半球是一个陆地小而水域辽阔的半球,自古就有水半球之称;好望角接近南纬40度,而南纬40度至南极圈是一个围绕地球一周的大水圈,广阔的海区无疑是好望角巨浪生成的另一个原因。此外,在辽阔的海域,海流突然遇到好望角陆地的侧向阻挡作用,也是巨浪形成的重要原因。因此,西方国家常把南半球的盛行西风带称为咆哮西风带,而把好望角的航线比作鬼门关。

好望角是一条细长的岩石岬角,像一把利剑直插入海底。在好望角的一侧,矗立着一个灯塔,颇具历史,这个白色灯塔不仅是一个方向坐标,同时在他的告示牌上还清楚地写着世界上十个著名城市距离灯塔的长度,如北京12933公里。据悉,这座灯塔建造于1849年,因为好望角经常有雾,而不能很好地发挥它作为灯塔的作用,与919年废弃,改装成观景台,倒也物超所值。

在好望角凭栏而望,可以看见远方的海天一色,也可以看见脚下的浪花飞溅,可谓气象万千。好望角作为非洲的一个标志,是每一个非洲旅游爱好者必到的地方。俗话说,到南非不到开普敦,等于没来过南非;到开普敦不到好望角,等于没到开普敦。这就好比中国的北京,北京的长城,是旅游必到的圣地。

游客前去好望角到多是冲着非洲最南端两大洋交汇处的名号而来,可是这却恰好是人们所犯的一个美丽误会。非洲的最南端事实上是距她147公里的厄加勒斯角,而两大洋的实际交汇处也在这两大海域中间地带上,而非就在好望角。但是这也不能成为人们遗憾的所在,因为好望角除了这些虚名外,他还是著名的自然保护区。这里分布着许许多多的低矮的灌木丛和一堆堆盛开的鲜艳花朵,羚羊、斑马、鸬鹚、黑鹰等稀有动物及飞禽都在这里幸福的生活着。

好望角的发现,促使许多欧洲国家把扩张的目光转向东方。荷兰、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国的船队都先后经过这里前往印度、印度尼西亚、印度支那、菲律宾和中国。1652年,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掠取好望角的主权,并在现今的开普敦建立居民点,专为本国和其他国家过往的船队提供淡水、蔬菜和船舶检修服务。

19世纪初,在海外已攫取大量殖民地的英国人看到掌握好望角制海权的重要性,遂侵入南非将荷兰人取而代之。在苏伊士运河1869年开通之前的三百多年时间里,好望角航路成为欧洲人前往东方的唯一海上通道。苏伊士运河开通后,这条航路的作用虽有所减弱,但仍然是欧亚之间不可或缺的重要通道,一些巨轮还必须从这里绕道。据在好望角的南非人士讲,现在每年仍有三、四万艘巨轮通过好望角。西欧进口石油的三分之二、战略原料的百分之七十、粮食的四分之一都要通过这里运输。

好望角航线————西亚(阿巴丹等,途经霍尔木兹海峡),东亚,东南亚,南亚—印度洋—东非(达累斯萨拉姆)—莫桑比克海峡—好望角(开普敦)—大西洋—西非(达咯尔)—西欧,载重量在25万吨以上的巨轮无法通过苏伊士运河,需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
在腓尼基人第一次环绕非洲以后整整两千年,葡萄牙阴暗的中世纪城堡里开始酝酿一次罪恶的航行,这就是寻找一条绕过非洲到达东方,掠夺财富的航路。

但是南方的海洋在他们的概念里却是一片可怕的空白,他们甚至十分荒谬地认为,南方由于过度炎热,便不可能有生命存在。知识的贫乏和心理上的恐怖交相混织在一起,从而使他们把眼前的大洋称为昏暗的海。从15世纪初叶开始,葡萄牙的三桅帆船小心翼翼地沿着西非海岸逐渐向前推进,才明白了昏暗的海以外的天地究竟是什么样子。到处披覆着浓郁的树丛,枝头上悬垂着从未见过的花朵和果实,大象和犀牛在林莽间出没,乌黑皮肤的土著居民在海滩上,用好奇的眼光打搅着海上来的陌生人。

1454年,他们便在统治基督徒世界的罗马教皇那里,取得了从西非向南直到印度的一切所发现的土地所有权。这些从欧洲乘着三桅帆船来的陌生人是些不折不扣的强盗,他们的作风和以往的腓尼基人完全不同,和当地的黑人不搞公平合理的交易,经常用镜子、小刀,或是别的一些不值钱的小物件,去骗取金砂、象牙和香料。有时候,他们干脆就动手抢劫。于是,在里斯本出版的地图上就出现了一处又一处的可耻名称:黄金海岸、象牙海岸、胡椒海岸、奴隶海岸……。他们耗费了整整七、八十年的时光,才缓慢地推进到南回归线附近,这里距富饶的东方还十分遥远。

1487年,葡萄牙国王选派了第亚士率领一艘帆船继续前进。他们驶过了葡萄牙殖民者在非洲土地上竖立的最后一根石柱,映入眼帘的又是古代腓尼基海员所曾烃目眩过的景色。南非高原的陡峭崖壁像石墙一样压立在舷边,风越来越大,波浪越来越汹涌,葡萄牙人惊恐地握紧舵轮和帆绳,深恐帆船会被海浪冲向陡崖,然后像核桃壳似的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