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之窗>>世界科技

非洲渴望一盏照亮黑夜的灯

非洲能源部长会议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来自非洲30多个国家的能源部长以及来自非盟、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开发署、国际能源署、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代表,围绕“气候变化与能源发展”和“非洲如何实现可持续的能源利用”等议题进行了讨论。会议发表了《约翰内斯堡宣言》,呼吁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17/cmp7)关注并支持非洲的能源发展。

渴望一盏照亮黑夜的灯

世界银行非洲区可持续发展部主任雅马尔萨赫在会上展示了一幅世界各地处于夜晚状态时的地图。图中显示,欧洲大陆一片灯火通明,而非洲大陆除了少数几个地方有灯光外,其余大部分地区漆黑一片。南非能源部长迪普奥彼得斯女士对此深有感触。

她说,目前非洲只有42的人口能够用上现代化的电力,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这一比例仅为31,如果不包括南非,这一比例更降至28。这是全世界最低的电力普及率,意味着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有5.85亿人至今不能获得基本的电力服务。即使在有电力供应的地区,拉闸限电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全非洲目前的发电能力在124吉瓦(1吉瓦等于100万千瓦)左右,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不包括南非)的总发电能力仅为30吉瓦,仅相当于挪威一国的发电能力。而随着非洲经济发展、人口增长和城镇化加快,对电力的需求必然要大幅增长。

彼得斯指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缺乏充足的能源供应的情况下实现经济发展,非洲也不例外。电力缺乏加剧了非洲的贫困,限制了工、农、商业活动,削弱了非洲的竞争力,阻碍了就业,降低了粮食安全和人民的福利。
气候变化使情况更加复杂。

无论是从减排还是从适应来看,气候变化对非洲是一个严峻的挑战。非洲大陆是最易受气候变化冲击的地区之一,非洲国家普遍缺乏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是各国都必须要承担的责任,能源部门首当其冲。非洲国家要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不仅要建立可持续的、多元化的能源供应体系,还要能够应对气候变化的冲击,为全球温室气体减排做出贡献。

开发清洁能源具有天然优势

其实,无论是一次性消耗的化石能源,还是可再生能源,非洲都拥有让人羡慕的自然天赋。莫桑比克能源部长萨尔瓦多纳姆布热提指出,非洲拥有巨大的、尚未开发的清洁能源潜力,如风能、太阳能、生物能、水电、天然气等等。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拥有全球十分之一可以进行经济开发的水力资源。

以莫桑比克为例,该国的水力发电潜力约为12500兆瓦,而目前仅建成了2300兆瓦的发电能力。东非大裂谷地带则拥有丰富的地热资源,仅肯尼亚一国估计就有7吉瓦—10吉瓦的地热发电潜力,但目前仅建成198兆瓦。非洲是最有潜力通过开发清洁能源实现低碳发展的地区之一。

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以2005年为基准,撒哈拉以南非洲在2105年之前需要每年新建7吉瓦的发电能力,才能跟上经济增长的步伐,支撑进一步的电力普及,为此每年需要400多亿美元的电力投资,而目前每年实际到位的投资只有110多亿美元。缺乏资金是制约非洲电力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鉴于此,与会的非洲能源部长们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对非援助,同时非洲各国要制定政策,吸引私人资本投资非洲能源项目。部长们希望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能考虑拨出5亿美元,资助非洲国家或地区下一代的发电项目,特别是清洁能源项目。

与会的非洲能源部长们认为,目前中部非洲、东部非洲、南部非洲、西部非洲四个区域性电力联营组织(power pool)在实现区域内电力互补和供应多元化方面开始发挥作用,需要进一步扩大地区间能源贸易。

非洲要获得可持续的、多元化的和可负担得起的电力供应,当务之急是制定恰当的地区战略、建设跨境输电线路、提高目前的区域电力联营水平。

部长们一致认为,建设大型发电项目是有效降低发电成本、增加发电能力的最好途径之一,并列出了近期重点推进的地区项目,分别是:

1、中非地区:民主刚果的因伽水电项目三期(inga3)及向西、向南的输电线建设。

2、西非地区:几内亚索阿佩提(souapiti)水电站及连接科特迪瓦、利比里亚、塞纳里昂的输电线路;塞拉利昂叶本(yeben)水电站;利比里亚芒特咖啡(mount coffee)水电站。

3、南部非洲:莫桑比克姆潘达-恩库瓦(mpa nkuwa)水电站和跨国输电线路、莱索托高地水电站、赞比亚卡夫(kafue)峡谷水电站、纳米比亚库都(kudu)天然气项目。

4、东部非洲:肯尼亚东非大裂谷地热开发、乌干达卡鲁马(karuma)水电站、坦桑尼亚拉胡迪(ruhudji)水电站、埃塞俄比亚—肯尼亚输电线路、肯尼亚—坦桑尼亚—赞比亚输电网。

让清洁发展机制惠及非洲

会议发表的《约翰内斯堡宣言》指出,目前大型水电项目和跨国界的电力项目没有被纳入清洁发展机制(cdm),不能获得气候变化资金的支持,从而妨碍了这些项目的实施。

部长们要求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尽快改革清洁发展机制和碳交易市场,将上述两类项目纳入快速启动资金、绿色基金及后《京都议定书》时代任何新的市场机制和工具的考虑范畴,使它们像其他项目一样能获得支持。

部长们要求气候大会在快速启动资金和绿色基金的运行和选择标准中明确,这些资金可以用来先行支持非洲的优先发展项目,尤其是利用非洲巨大的、尚未开发的水力资源的水电项目。

潜力、动力和阻力:非洲清洁能源发展需要政策激励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近日在其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总部发布报告称,政府通过实施明智的政策来向私营投资者开放能源市场是激发非洲巨大的可再生能源潜力的关键。

这份名为《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可再生能源: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进行私营投资的动力与阻力》报告,概述了目前可持续能源解决方案在非洲推广实施遇到的阻力,例如发电成本较高、电网接入困难等,并提出了如何克服这些困难的建议。

非洲的困境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2011年的统计数据,撒哈拉以南的48个非洲国家(南非除外,下同)总的发电能力为3万兆瓦,仅相当于阿根廷一国的发电能力。由于一系列原因,特别是电厂老化和缺乏维护,这3万兆瓦发电能力中目前约有四分之一不能工作。

因此,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电力普及率仅为24,为全球最低。农村地区情况更糟,电力普及率仅为8。该地区85以上的人口还主要依赖树枝、干草等生物质能源。

报告指出,要满足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支撑经济发展,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每年需要新建7000兆瓦的发电能力。为此,每年需要动员41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相当于该地区国家gdp(国内生产总值)总和的6.4。

因为这些国家在能源领域的有限资金目前主要用于已有电力基础设施的维护和运营,用于支持长期项目来解决电力供应短缺的资金就少得可怜。

毫无疑问,在电力投资方面存在着巨大的资金缺口,要解决这个问题,动员私营资本和投资是关键。但由于传统上该地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主体是政府,私营资本在该地区能源领域的投资变得越来越不活跃。

报告认为,除非作出更强有力的承诺,采取有效的政策措施来逆转上述趋势,否则至2030年,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半居民仍将生活在没有电的困境中,依赖传统燃料作为家用生活能源的人口比例将处于世界最高水平。这将严重阻碍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

唤醒沉睡的资源

报告指出,非洲大陆拥有丰富的、未开发的可再生能源,完全可以提供大多数所需的新电能。如佛得角、肯尼亚、马达加斯加、苏丹、乍得等国拥有特别可观的潜力。

根据非洲发展银行的研究,毛里塔尼亚的风能潜力几乎是其每年所需能源的四倍,而苏丹的风能潜力可以满足其年度所需能源的90。这为提高当地能源安全与建立地区市场提供了契机。

如果考虑到化石燃料所带来的间接的负面影响,可再生能源则更具有竞争力。包括肯尼亚、塞内加尔在内的一些非洲国家,需要花费其一半多的出口收入来进口能源。

如果这些国家能够大规模开发自己国内的可再生能源,不仅可以提高国家能源安全,同时可以减少由于化石燃料开采、加工与燃烧所导致的公共健康风险,包括非洲家庭普遍使用的传统炉灶所产生的烟雾的吸入,这些室内排放的烟雾每年导致全球190万人死亡;同时炉灶产生的“黑炭”也是导致气候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完全可以跨越传统的能源模式,直接向清洁能源转型,由此可以有力地促进经济与社会发展。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署执行主任阿奇姆施泰纳说:“非洲大陆拥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如果正确的公共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