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之窗>>世界科技

电子垃圾肆虐非洲 等待消亡

电子垃圾招来的病魔,正在非洲最宜居的城市中蔓延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身兼数个非洲之最。这座“阳光下的绿城”是联合国环境署和人居署的总部所在地,称得上是非洲最为气候宜人的地方。但这座被鲜花和绿荫掩映的城市隐藏着一个“黑色”之最:丹多勒(dora),非洲最大的垃圾场。

贫穷和污染造就了这处“名胜”。近年来,垃圾“新毒王”——电子垃圾在丹多勒大量现身,致使环境急速恶化。这些新兴的科技废品如同一颗启动的定时炸弹,在周边居民耳边嘀哒作响。

不可承受之“毒”

丹多勒位于内罗毕东部,原是一处采石场。1973年,它成为工业、医疗和生活垃圾的堆放场。早在上世纪80年代,方圆30公顷的丹多勒垃圾场就已到了容量极限。但时至今日,每天依然有约2000吨未经任何处理的新垃圾、尤其是危险的电子垃圾被运到这里。

丹多勒早已“废”满为患,成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30个地点之一。 丹多勒周围贫民窟的居民同许多非洲人一样,采取最原始的方法对付垃圾山:手拣和火烧。他们把可以卖钱的废品捡出来,然后将剩余的统统点燃。滚滚浓烟常常笼罩着丹多勒。周边数十万人都能闻见焚烧的刺鼻气味。

与日俱增的电子垃圾含有铅、汞、镉等大量重金属。联合国环境署对丹多勒的土壤样品和居住在周边的328名儿童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土壤中的铅、汞含量已经是内罗毕其他地区的50多倍。这些孩子中有一半都患有呼吸系统疾病,同时所有人都表现出重金属中毒的症状。

从丹多勒穿过的内罗毕河吸足了废品毒素。许多无家可归的人却依然在这里洗洗涮涮,不少穷孩子也靠这灰暗肮脏的河水赚钱养家。安德鲁-奥玛就是其中一员。他说自己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赶到丹多勒垃圾堆里捡塑料袋,而后在河中洗净卖钱。

虽然每公斤只卖20肯尼亚先令(约合人民币2块钱),但这已经让12岁的安德鲁感到很满足。安德鲁并没有意识到,他每天接触的垃圾和河水对自己的身体意味着什么,正是这些他们赖以为生的垃圾在一点点吞噬着他们的健康和生命。

毒垃圾在非洲蔓延

国际组织进行的调查显示,肯尼亚接收的电子垃圾主要来自美国和英国。这个东非国家正在成为发达国家电子垃圾的倾倒地。

但丹多勒还只是非洲电子垃圾堆的冰山一角。近年来,非洲信息产业发展迅猛,成为手机用户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位于东非腹地的卢旺达更是打出“it牌”,要打造非洲的硅谷。

可是,非洲国家非但没有缩小与发达国家的“数字鸿沟”,而且变成了发达国家的“数字填埋场”。

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阿希姆-施泰纳毫不讳言,一些发达国家往往打着捐赠的旗号,向非洲运输二手电脑,结果其中至少有四分之一根本无法使用,最终只能被填埋。

问题最严重的当属尼日利亚。每月都有约500个集装箱、10万台二手电脑运抵拉各斯港,其中大半是名副其实的电子垃圾。

为了获取废旧电子设备中的贵重金属,当地人直接将设备拆碎,将自身完全暴露在电子污染中,并致使地下水遭到污染,使食物链也受到严重影响。

这样的电子污染正在向其他非洲国家蔓延。

监管空白害苦非洲

据统计,每年全球产生2000万到5000万吨电子垃圾。其中80被倾倒在非洲和亚洲地区。随着亚洲国家监管力度的加大,更多电子垃圾涌向了非洲大陆。

发达国家之所以能堂而皇之地外输电子垃圾,钻的就是非洲国家缺乏相关管理政策的空子。肯尼亚目前尚无关于电子垃圾的处理规定,尼日利亚在这方面也缺乏管理力度。

非洲民众对电子垃圾的危害性还知之甚少。在丹多勒,许多居民只知垃圾可以维持生计,甚至对媒体的提醒和警告产生怀疑态度。目前,国际社会正在呼吁国际合作,对非洲的电子垃圾实行监控。

电子垃圾污染危害严重

随着电子产品不断更新换代,废旧手机、电脑、电视机、电冰箱等各种电子废弃物成为世界上数量增长最快的垃圾。电子垃圾中含有多种有毒有害材料,如果得不到及时妥善处理,会对环境和人体健康带来严重危害。

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在一些垃圾堆放处,被扔掉的家电零部件,各种废旧电池随处可见。这些电子垃圾一旦被焚烧或雨水冲刷,有毒气体与物质就会外泄。而掩埋丢弃则会对土壤、水源、动植物造成污染,给生态环境造成威胁。

电子垃圾回收利用率低、污染严重的原因来自三个方面:一是自行拆解,随意丢弃。二是对电子垃圾的危害性认识不足,回收管理不力。三是家用电器逐步进入淘汰高峰期,而相关的管理措施滞后,回收条例执行不到位。

有一部分电子垃圾中,含有一些稀有金属,在资源日益短缺的今天,如果这些有用物质得不到循环利用,是一种很大的浪费。随着家电下乡惠民政策的实施,必然会有更多的电子垃圾集中产生。所以电子垃圾污染的严重后果,应当引起全社会的重视。

制定废旧家电回收处理规划,设立回收处理专项基金,投资建设废旧家电处理企业,加快电子产品回收新技术、新设备的推广应用,避免二手电器的私自拆解配用,完善电子垃圾处理系统,对废旧家电进行集中处理,上门回收,减少私拆乱卖的无序现象。

加大《旧家电及电子产品回收管理条例》的执行力度,通过法律保障回收企业的废旧电子产品,制定相关优惠政策对正规回收企业实行财政补贴,或减免税收,使之尽快形成产业化。

明确政府、生产者和消费者处理电子垃圾的责任与义务,切实提高电子垃圾污染的防治水平。建立回收奖励制度,鼓励群众主动回收电子产品,对随意抛弃电子垃圾的行为进行惩戒性处理。

大力宣传电子垃圾污染的危害性,引导群众增强环保意识,自觉保护环境,规范回收废旧家电。特别是要重视农村电子垃圾污染的综合整治。加大对电子垃圾非法交易的整治力度。工商、环保等部门要形成合力,逐步规范废旧电子产品的收购、加工和销售秩序。

镜头下的全球电子垃圾坟墓:消亡与重生

在西方发达国家,有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当你把电子垃圾送给回收商而不是扔进垃圾箱里后,很快,大约80的电子垃圾就会被装上集装箱船,运往尼日利亚、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国那些常年被毒烟笼罩的垃圾场。

师从人道主义摄影大师尤金史密斯的美国摄影师斯坦利格里尼,历时3年走访了这些不为人知的电子垃圾坟墓,用镜头讲述了电子产品消亡与重生的可怕故事。这一幕幕让noor图片社的摄影师斯坦利格里尼大为震惊。“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重大选题。”

在斯坦利格里尼看来,“追踪电子垃圾”这个纪实拍摄项目是为了“探寻那些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电子设备在寿命耗尽之后,如何因为政府与商人的刻意忽视,而对平民百姓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在三年多的采访报道中,他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研究调查方面。

巴基斯坦,卡拉奇尼亚里的surjani镇行政区。surjani镇是一个主要垃圾场,大多数电子垃圾都被倾倒在那里,没用的废弃物会被倒入流向阿拉伯海的尼亚里河。这些污染物会破坏海洋生态环境。

巴基斯坦,卡拉奇萨达尔地区。在电脑键盘和显示器外壳中使用到的一些化学制品和砒霜非常相似,能引发严重的皮肤问题和其他健康问题。

尼日利亚拉各斯市,ajegunle。ajegunle是一个收集并清理电子零件的垃圾场,也是拉各斯市许多有志于成为非音乐家的人的家园。男孩ashapo在尝试从一堆将要被火烧到的电子垃圾中拿走一些电子器件时被烧伤了,他摔进了火中,颈部、脸部和胸部都被烧伤,甚至失去了一个脚趾。现在他靠买卖电子垃圾为生。

尼日利亚拉各斯市,alabarago。alabarago目前在“钉子男孩”的控制之下(之所以这么称呼他们是因为,当你驾车穿过他们领地时,你一定会遇到困难,要么马路上会有撒满钉子的木板,要么在他们的手上会发现扎满钉子的木片)。他们用这些手段来劝过路人交纳保护费避免遭受人身伤害。如果你想来这里,你需要得到电子垃圾团伙头目给的许可证才行。

尼日利亚拉各斯市,奥拉迪波(oladipo)电脑市场。电脑市场中废弃的零件都被倾倒进运河中,在运河水位低的时候,拾荒者将垃圾从河中拖拽出来。由于这些都是有毒废弃物,使得运河边有许多燃烧着的火苗,回收充满危险。

尼日利亚拉各斯市,orile-iganmu的doyin垃圾场。拾荒者从卡车上搬运电子垃圾并倾倒入垃圾场。这里的孩子们纷纷跑来并把他们能找到的任何东西撕碎,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金属,尤其是铜和金。

尼日利亚拉各斯市,伊甘姆垃圾场。“生活按照重量衡量。”在这里任何东西都会用天平称量,报酬按照公斤支付。比如说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