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之窗>>世界科技

移动健康平台在肯尼亚崛起

许多肯尼亚人有严重的健康问题,例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统计,5岁以下的儿童中,有超过30的人生长迟缓。目前,这个人口4000万的国家只有7000名医生。但肯尼亚的手机很多,手机用户达2500万(非洲总共有超过6亿手机用户)。

肯尼亚内罗毕创业公司的医疗应用程序掀起热潮。safaricom向用户提供专家链接,每分钟收费两分钱。移动健康平台正迅速在肯尼亚崛起。在那里,一家创业公司新推出的移动健康平台每天能吸引近1000次下载。而该国最主要的电信公司safaricom已经和该公司开展合作,这将使1800万safaricom用户获得对医生的访问权。

一位世界银行官员从这种努力中看到了可观的前景,他指出,所有肯尼亚银行业务中已有50通过手机进行,表明人们也已准备好通过手机进行医疗保健业务。在用手机给这片大陆上提供基本服务方面,肯尼亚在许多方面都处于领先,并引领方向。伊丽莎白阿什伯恩(elizabeth ashbourne)说。她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世界银行全球健康信息论坛(global health information forums)的主管。她表示:在医疗保健领域的本地应用程序绝对是前沿业务。

这款名为非洲医疗的新应用是辛巴科技(shimba technologies)的产品,既支持智能机,也支持性能弱一些的功能机。由位于内罗毕的辛巴科技由两个本土企业家——斯蒂芬齐亚洛 (stephen kyalo)和凯西亚穆墨(keziah mumo)共同建立,并从欧洲一家风投公司获得了1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

辛巴的商业模式直接源于硅谷:提供由广告支持的免费内容,并计划在将来提供收费订阅内容,同时每月向医生收取大约10美元,作为访问其用户群的费用。齐亚洛说,自2010年11月推出以来,下载的用户数量为25000人,而其中有60都是活跃用户。目前,辛巴尚未开始出售广告或试图向医生收费。

公司志在最终将该业务覆盖泛非洲区域。我们的目标是使‘非洲医疗’成为一个在非洲家庭中家喻户晓的名字,并为群众提供更多的医疗保健服务。齐亚洛说,我们希望影响非洲人民的生活,在这里人们仍然会死于疟疾,问题在于掌握关键信息的人太少。

该平台通过很多来源渠道积累信息。到目前为止,它提供来自当地医院的急救建议和来自其他医院的健康提示、更新信息以及医生和牙医的名单。该公司计划从国家卫生部连接一条数据通道,以了解关于疾病暴发或假药曝光的信息。辛巴也希望积聚来自非政府组织的信息。

辛巴在2012年1月推出一款类似yelp的评论功能,可以让用户对医生进行评论。ushahidi的共同创始人埃里克赫斯曼(erik hersman)说:我认为如果提供的信息中不仅是一份医生名单,还包括哪些医生的医术更好,带来的价值将会更大。ushahidi是一个危机和事件映射的移动平台。赫斯曼同时还是ihub组织的创建者,该组织致力于汇集在内罗毕的创新者和投资人。

我们一直关注肯尼亚技术创业公司中的创新之处,而‘非洲医疗’是这种创新的一个延续。赫斯曼说,它为普通肯尼亚人提供了一个用普通手机来获取关于医生、诊所和其他医疗信息的简单方式。

不过非洲医疗仅仅是一个小的努力,并且面临着来自国内最主要电信运营商safaricom的竞争压力。在非洲医疗推出的几乎同一时间,safaricom与另一家名为呼叫医生(call-a-doc)的创业公司也建立了伙伴关系,以使safaricom的1800万用户能够与医生通话并获取专业意见,其收费是每分钟两分钱。在移动医疗领域做出尝试的还包括一个名为mpedigree的基于短信的小型服务。它主要在医疗中心铺开,为这些中心提供一种检查药品序列号的方法,以确保假药在肯尼亚不会获批。

赫斯曼认为,每天近1000人的下载量是非常不错的。而阿什伯恩补充说:这是个值得尊敬的成绩。即使是1000人只是知道要去下载,都令人印象深刻。

移动健康平台在非洲其他地区的表现也很强劲。在南非,这类平台能让艾滋病毒感染者自动接收健康信息和医生即将来访的提醒。

在约翰内斯堡,已有10000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在使用这类短信提醒,成功地大幅降低了出诊的失约率。在加纳和利比里亚,一个名为非洲援助的团队正经历着医疗网络(mdnet)的巨大成功,该系统支持用户免费给医生打电话或发短信。该团队称,自2008年成立以来,加纳已有1900名医生通过该系统与超过100万名患者通过电话。

移动医疗的前世今生

移动智能手机的贡献不仅仅只是对通信的革命,更包括生活的诸多方面,从商业、医疗到农业、教育莫不如是。全世界有超过50亿部移动手机,在过去的10年里,手机用户高涨8倍之多,而发展中国家占据着其中的大部分。

在非洲这一片热土上,尽管移动互联网得到了长足的发展。10亿人口中就有大约7.5亿的人使用移动手机,甚至在南非的4700万人次中,有超过5200万张sim卡正在使用,移动手机在非洲普及之速度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但即使如此,非洲的大多数人却没有足够的钱来使用互联网,甚至是没有其赖以给养的电力,移动手机在非洲,仍然似瓮中之鳖,难以大显身手。

如此无奈的现实也直接导致移动领域诸多新产品非洲之旅的卡壳。比如肯尼亚safaricom的m-pesa移动银行服务,可以让用户在手机上进行存钱、转账等操作,当时这一服务刚在非洲推出时便引起了剧烈反响,因为它对于那些无法访问银行账户或无法负担高额收费的人们来说,无疑是场革命。

但现在,通过非洲人普遍使用的老式非智能手机根本无法访问其银行服务(肯尼亚的1000万家庭中,大约有1500万m-pesa活跃用户)。因为移动手机银行追求即时、安全、信任,并与其他诸如保险、购物之类的服务相连接,非智能手机已经无法满足它软硬件上的需求。

移动医疗项目艰难的第一步

科技的发展促使医疗大面积使用信息系统,而移动智能手机的风行也让诸多公共医疗专家对移动手机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在非洲及南亚地区有数百个项目实行,寻找什么样的手机使用方式能让人们更健康,发送短信或语音信息给孕妇?短信提醒艾滋病患者服用药物并进行疾病传播区域的追踪?允许公共医疗工作者进行相关信息的研究记录?主张以科技解决贫穷问题的南非软件开发者gustav praekelt表示:我们有这样一个乌托邦式的想法,所有人都能有这样一部手机——我们可以提供一切医疗信息及操控行为改变。

梦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实在是太骨感,从移动医疗在业界兴起到如今,已有十数个年头,但当初的那些期望依旧还很遥远。即使硬件支持过硬,但我们却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它。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当一个移动医疗计划被提出时,业内首先考虑到的便是它的可行性——这个系统能否起作用?人们会使用它吗?而不是基于它对医疗卫生行业的影响考虑。事实也证明,移动医疗项目比其他项目推广要难得多。

而且,即使是在某一个试点成功了,却也无法向全国乃至全球推广,更何况,系统费用对于普通大众而言也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在乌干达及南非,试点扩张变得非常凌乱,乌干达直接明令禁止,而南非则是禁止新增电子医疗记录系统的试点。政府没有明确的医疗策略、技术规格,不符合本国国情,以至于最后采取限制增加移动医疗试点的极端手法,移动医疗之路任重而道远。

2009年,科学家开发了一种能诊断疟疾和肺结核的移动手机式显微镜,通过将手机与目镜粘合在一起。后来这一方法进行了进一步的改进,使用双面胶将一部iphone 4和一个价值8美元的目镜粘合在一起,这种新设备开发出来之后在坦桑尼亚进行了测试,虽然并不太成功,但至少走出了非洲使用移动设备诊断疾病的第一步。

移动医疗:尽管进程缓慢 但步伐却在加快

移动医疗发展得并不如意,但现在下结论还言之过早,无论是非洲还是亚洲国家,移动医疗现在依然处在年轻的阶段,依然还有非常光明的发展前景。尽管进程缓慢,但步伐却在加快。移动医疗联盟执行董事patricia mechael就表示联盟中有许多研究将在2014年完成。

多年的探索为我们留下了非常宝贵的经验教训,在来自政府及诸多运营商的帮助下,移动医疗项目终于成长了起来。在非洲已经大规模普及的成功项目之一——mwana现在几乎已经覆盖了赞比亚和马拉维各个地区。在非洲,许多婴儿携带母体的hiv阳性病毒出生,使用mwana对这些婴儿是否为hiv阳性进行测试,然后在数周之后将结果反馈给他们的看护人。

是什么让mwana运转起来的?其实很简单,不用替换现有的医疗信息系统,对于它的用户而言,它远比更换一个更困难、更具挑战性的医疗系统简单得多。unicef科技创新部门共同领导人erica kochi如是说。mwana采用的是一个开源的sms平台,并为社区医疗工作者配备独特的移动手机。

在移动医疗行业,技术是最容易的部分,移动医疗项目和其他所有项目一样,都是非常复杂的,只是它是靠手机将人们或系统连接起来而已。与其先从技术入手,倒不如先对项目所要实施的地区文化及专业背景进行思考量度。

中国:移动医疗的创业机会

<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