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之窗>>世界科技

一掷千金!澳大利亚政府投资未来国防技术百

据报道,针对澳大利亚的“能力与技术论证项目”,澳政府已投资数百万美元用于发展未来国防技术。国防科学与人事部部长warren snowdon表示,该项目还将收到1300万美元的拨款,国防科学与技术组织负责资金管理。

snowdon称,“能力与技术论证项目”会支持澳大利亚工业界发展和论证可以增强国防能力的新技术。2013年度已经选中8项技术方案申请,验证其国防应用可能性。

通过支持这些方案,我们在力争创造机会,以发展先进国防能力、生产创新型的军民产品、刺激澳大利亚工业增长。snowdon称,该“能力与技术论证项目”已经在惠及军民产业的高风险研发中产生了良好的效益。

 ;2013年度在第17轮中被选中的方案包括:一种轻型作战头盔的研制,该头盔能够更加有效地阻挡子弹或碎片的强冲击力,还包括在恶劣天气下有助于开阔直升机机组人员视野的装置,以及加强电子战系统防电子干扰性能的技术。此次被选中的单位中包括四家中小型企业和一家学术研究所。

“能力与技术论证项目” 自启动后,已经向104个项目投入2.5亿美元国防经费,其中一半方案是由中小型企业申请。目前已有94个项目完成研发,86个项目完成论证,15个项目已经投入使用。有10个项目还在合同洽谈中。snowdon称,很多已经或接近收尾的项目都有很大的成果转化前景。

 ;
澳大利亚的国防政策

在2009年2月《2009年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出台时政府重申,澳大利亚的战略态势将坚持“澳大利亚国防自立的原则,并在必要时有能力做得更多,使之符合澳大利亚的战略利益和有限资源”。在对2009年澳国防白皮书进行评审期间,澳国防决策者对澳国防自立与澳美防务关系进行了评估,并决定至少在2030年以前仍将继续保持密切的澳美防务关系。此外,澳政府还认为“澳国防力量的主要任务仍将是具备对付其他武装力量的常规作战能力”。澳国防政策的中心思想是在不依靠国外作战支援的情况下有能力制止和打败对澳进攻。基于国家的战略利益,

政府想要建立一支能独立行动的武装力量,并能领引军事联盟和对军事联盟发挥相应的作用。与此同时,《2009年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还指出,在遇到超出澳大利亚抵抗能力的大国威胁时仍需要美国的援助;继续依靠美国的情报和技术支援;继续依靠美国的核威慑。

《2009年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重申,澳国防力量的“重点”是在“主要作战环境”中实施作战,包括辽阔的海洋和澳洲大陆周边海域及领土。在主要作战环境中,该白皮书给出的战略中心是澳大利亚以北的空海区域,包括群岛沿线和从澳大利亚以北到东南亚的周边海域。在谈到力量结构需求时该白皮书提出的战略是要能从澳大利亚北部基地和近海领土向“主要作战环境”这一战略中心投送军力。最后,白皮书认为该战略需要“澳国防力量在战役层次上具备以兵力投送能力为基础的远征作战能力”。


澳大利亚的军事战略

政府为澳大利亚国防力量制定了保卫澳战略利益的四个优先任务。第一,阻止和打败对澳进攻;第二,保持南太平洋和东帝汶的稳定和安全;第三,能在亚太地区实施军事行动;第四,在军事上能为全球安全作出贡献。贯穿于所有这四个任务中的主题是依靠强有力的态势感知和指挥与控制能力,积极参与联合与联盟行动。这些优先任务表明,政府决定在未来不再强调澳大利亚在主要作战区以外的远征作战能力,而是将澳防务重点集中在澳邻近地区和南太平洋地区。

澳国防高层采取的战略是从海上和空中来完成澳国防力量的主要任务,即:“阻止和打败对澳进攻”。该战略强调通过海上和空中力量来“控制通向澳大利亚的空、海通道,使敌人无法采取行动,不在澳大利亚周边发生战事以确保澳领土和人民的安全”。政府采取的是邻近地区单边防务政策,通过在澳北面尽可能远的区域阻断敌军事基地、军事集结和军队调动来取得对敌先机。这种抢占先机的战略与其主张的联合和联盟主题相悖,因为它不相信澳大利亚的邻国能为澳军事目标提供合格的支援。对于澳大利亚以北更远的区域,政府采取的是多边政策,主张通过国际机构来减轻亚太地区未来力量变化所产生的影响,或在当前国际体系内改变力量均势。

澳国防力量的第二个任务是保持南太平洋和东帝汶的稳定和安全,包括通过军事行动来保护澳大利亚公民、提供灾害救援和人道主义援助和实施维稳干预行动,如1999年和2006年的东帝汶干预行动和2003年的所罗门群岛干预行动。1999年的东帝汶军事行动是自越战以来澳地面部队实施的最大的军事行动。这次行动极大消耗了澳军的人力、装备和后勤资源,甚至在陆军人员和后勤方面超出了澳军的承受能力。

对于第三个任务,即:澳国防力量对太平洋地区的贡献,政府的目标是为东南亚伙伴国提供必要的援助来应对“外部挑战”,并根据政府决定来尽到作为美国盟国的义务。前一项挑战很可能是针对中国与南海各国的海上争端,后一个挑战可能是针对中国与台湾或朝鲜问题,正如政府于2008年9月9日对退役军人服务团讲话时所提到的。

在澳对亚太地区的义务计划中,有几个相互茅盾的观点值得注意。首先,2009年澳国防白皮书声称澳大利亚要对亚太地区承担义务,但又明确表示“在该地区尽义务时要适度”,并对潜艇部队、特种作战部队、地面部队和空军使用进行了限制。第二,2009年澳国防白皮书错误地认为,对低端作战行动的需求不如高端作战行动迫切。但与此相茅盾的是,其在伊拉克、阿富汗、东帝汶、巴尔干和应对苏门塔腊海啸的行动都是所谓“低端”行动。为取得成功,所有这些低端行动都要进行周密计划、投入巨大的人力和物力,甚至付出伤亡和政治代价。人们普遍认为,对低端冲突所付出的人力和政治代价较低,但近期的例子则与此相反。

澳国防力量的最后一项任务是为全球安全作出贡献,但政府制定的国防政策则对澳应做的贡献进行了约束。2009年澳国防白皮书将其归纳为支持联合国和国际团体的制裁行动,支持反恐和澳公民撤运行动。但紧接着下一段又说,政府“可能会对这类行动提供小规模的、有针对性的支援,如为联合国提供指挥小组、派出后勤或通信分队或排雷专家等专业力量”。此外,在向伊拉克派出部队方面,政府也设立了比霍华德政府更高的门槛,明确表示澳国防力量的重点是在包括澳领土、海域和空域在内的“主要作战环境”中实施作战。

特别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世界商贸网】